2005042804.jpg


這趟回北京,打算帶媽媽和潼潼去看看我住的地方,順便認認路,下回媽媽就可以自己帶著潼潼來了。因為飛機起飛的時間早,所以我們凌晨四點就起床盥洗,準備出發。潼潼還在睡,本來我不想驚動她,但是衣服還是得換啊,所以潼潼一邊睡,我一邊幫她換衣服,換著換著,潼潼也醒了。還好潼潼的睡品一向不錯,即使睡到一半被叫醒,也永遠都是笑咪咪的。
醒了就好辦了,媽媽帶潼潼去盥洗,然後我把兩個大大的登機箱先扛到樓下車子裡,再等被我們一大早挖起來當司機的叔叔準備完畢後,我們就出發了。
凌晨五點的高速公路一點都不塞車,我們也很順利的到了機場,準備一切登機的手續。在劃位的時候,我刻意的要了個靠窗戶的位置,讓潼潼可以感受一下飛機飛起來的感覺。拿到登機證後,潼潼對於我們兩個人手上拿著護照和登機證似乎很感興趣,因此也一直要求她的證件要讓她自己拿。
然後我們就看到一個小朋友,身上揹著水壺,手上拿著護照和登機證,自己一個人在機場裡晃來晃去的。除了通關的時候因為身高不夠高,是由媽媽抱她起來外,幾乎就是我們幹嘛,潼潼也跟著照做。
在登機門準備要登機時,是潼潼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飛機,她有些興奮的喊了起來:「有好多的飛機哦!1、2、3……」的數了起來,然後抬頭說:「飛機好大哦,我們等一下要坐哪一台飛機啊?」
坐上座位,我幫她把安全帶綁好。距離起飛還有二十分鐘,潼潼似乎有些坐不住,一直想在椅子上爬起來。我讓她乖乖的坐好,她又有一大堆的「為什麼」,直到飛機真正在跑道上加速了,引擎的聲音震耳欲聾,她才有些緊張了起來:「那是什麼聲音呢?」我回答:「那是飛機要起飛的聲音啊!妳現在可以看窗戶外頭,飛機要飛起來囉!」
潼潼認真的要往窗外看,可是她個子不夠高,又被安全帶綁著,沒法完全的看到窗外,所以我只好用力托著她的屁股,努力的把她往上抬,然後聽到她咯咯的笑聲。
「飛機有沒有飛得很高?」
「有。」
「有沒有飛到雲裡頭去了?」
「有。」
只是會暈車的潼潼似乎把這個習慣也帶到飛機上來了。五點多起床的她本來就沒吃什麼東西了,等到機上的餐點送來,潼潼的胃口似乎也不太好,只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然後喝了一點飲料。然後,聽她乾咳了兩聲,我趕緊把機上的嘔吐袋給打開,就看潼潼稀哩嘩啦的吐了好幾次。
等到她吐完了,我把中間的扶手抬起,讓潼潼可以躺在我腿上,再把窗簾拉上,讓潼潼小睡一會兒。大概暈機有些不舒服,她真的就這麼睡了一下。我在想,從台北到香港才一個半小時就吐了,那等會從香港到北京還有三個多小時,這下子要怎麼熬啊!
到香港才早上九點多,因為潼潼沒吃什麼東西,我們在機場等待轉機時給她吃了一點薯條什麼的。潼潼問:「我們要坐兩台飛機才會到嗎?」我回答:「對啊,不過飛機是『架』不是『台』,是兩『架』飛機。」
有了從台北飛香港的經驗,從香港再飛北京就順利多了。一上機我們就把扶手都掀高,讓潼潼開始睡。而潼潼也真配合的從香港一路睡到北京,下飛機時,還是我抱著她下來的,因此沒有再發生嘔吐的事情。
倒是在北京要入關時,我抱著潼潼站在海關前檢查證照,旁邊的牆壁上有著萬里長城的大型石刻壁畫,描寫長城在雲霧繚繞中聳立著。因為沒有著色,只有著單純的石頭的顏色,潼潼指著畫對我說:「爹地,你看,火山爆發耶!」
我笑了出來,海關小姐也笑了出來。我糾正她說:「那不是火山爆發,那是萬里長城。」可是直到我們入了關,潼潼都一直堅持:「那明明就是火山爆發。」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