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Y0019-2.jpg


潼潼今天要回台北了,我知道她不想回去的,所以當早上媽媽對她說「趕快起床刷牙洗臉,然後到公園去玩時。」她回答的是:「那我們還要回爹地北京的家嗎?」說真的,我還真有些難過。
離別這件事情,常常是很讓人痛苦的。甚至,我一直都認為,生離是比死別還痛苦的事情。生離,會讓人不斷的想著「他在哪裡?現在在做什麼?有沒有機會再見面?」這種懸念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好受的。所以,當要一個4歲的小朋友忍受這種難受時,我更難受了起來。
我們都知道潼潼很習慣北京的生活,很想住在這裡。那天,我們問她:「你喜歡住在北京還是板橋?」她想都不想的就回答:「北京。」媽媽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這裡有爹地。」媽媽又問:「可是妳在這裡不會無聊嗎?」她說:「不會啊,因為有你們兩個和我做伴。」
常常,我都會被潼潼那種既童真又成熟的言語給震懾,那麼簡單又直指人心。在以前,我常常都覺得懿軒很憂鬱,總是把事情想的很複雜,往牛角尖裡鑽。但潼潼年紀愈大,我愈覺得她其實也是個很憂鬱的孩子,她對於任何她不清楚、不了解的狀況,總是有著超乎我想像的煩惱。那種敏感、纖細,實在和她平時大剌剌的感覺相去甚遠。
今天早早的就把潼潼叫了起床,帶她到社區的公園玩玩一些小孩子的遊樂設施。社區的第三期住屋完工,正在強力販售,所以廣場上有水舞的表演。我們買了麥當勞的早餐,讓她坐在水池旁一邊看著水舞,一邊吃早餐。我邊安撫她的心情:「等等坐飛機的時候,要乖乖聽媽媽的話哦!」她沒說話,眼睛只是望著前方。「等到妳放假,媽媽也放假的時候,就可以讓媽媽再帶你來北京找爹地;然後爹地一放假,又會趕快回去陪妳。」她了解似的點點頭。我想,她應該很清楚知道,今天只有媽媽陪她回去吧!
我先上樓打電話聯絡阿叔晚上接機,我才離開沒多久,潼潼也和媽媽說她想上樓了,還問媽媽:「待會妳拿東西會拿很久嗎?」媽媽說:「不會呀,東西都整理好了,上去就可以直接拿下來了。」潼潼聽了又不停地追問:「妳拿東西會拿很久嗎?」媽媽想了想,問潼潼:「妳想要我拿很久還是很快。」潼潼說:「媽媽,妳拿很久好不好。」媽媽懂了,她不想走,捨不得離開北京的家,能多留一分鐘是一分鐘。
回到樓上拿行李時,潼潼跳到我身上,對著我臉頰親了又親,親完了右邊換左邊,親完了左邊又換右邊。我們叫了部計程車到機場,車上,潼潼還問媽媽:「爹地也要跟我們去機場嗎?」媽媽說:「對啊,爹地帶我們去機場啊,不然我們又不認得路。然後爹地自己再回家啊!」
到了機場,媽媽和潼潼要通關,我沒法進去,只能再三囑咐潼潼要聽話。潼潼要我蹲下,又是兩個臉頰輪流的親了半天,才對我說聲「Bye! Bye!」轉身和媽媽手牽手的往機場裡走,我心裡的感受真是超級複雜的。不放心媽媽和潼潼,我留在機場內,不斷的打電話,問媽媽機票劃位了沒?行李有沒有掛到台北?登機證是一張還是兩張?劃好位後,潼潼要上廁所,又從我面前走過。她看到欄杆這頭的我,跑了過來,問:「爹地,你怎麼還沒有走?」然後,又抱著我的臉親了半天。
送走媽媽和潼潼,我搭了機場巴士回「家」,家裡頓時冷清了許多,又回復成原來那個居住的地方。記得前兩天還跟她們說:「有妳們兩位的幫忙,這裡果然變亂很多。」但現在看著潼潼堅持放在我抽屜中,不肯帶回台北的玩具,我的眼淚開始流了下來。以前我一直都很簡單的認為,「家」的定義不在地理上的方位,而是「幸福的所在」。其實,在潼潼和媽媽離開北京後,我才感覺到,這裡是一間房子,而不是家。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