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12.jpg


打從來北京後的這幾個月,除了真的因為工作得太晚無法上線外,每天我總是很努力的在潼潼還沒就寢前趕回家,連上網路和家裡通話。一開始,只要一連上線了,潼潼總是很高興的跑到鏡頭前來講東講西的,還不時把她的腳丫子舉得高高的,塞滿整個畫面。
可是漸漸的,好像這種固定的方式失去了新鮮感,也許單純的看著螢幕實在很無聊,也許孩子真的是需要一個溫暖的擁抱,所以我連線回家時,她也不像以前那麼充滿期待又神采飛揚的跑到鏡頭前來講話。反而是阿公、阿嬤和媽媽,總是擔心潼潼不來說話會冷落了我,一直要潼潼「快點去和妳爹地講話啊!」「妳爹地在叫妳耶!」
我趕緊和媽媽溝通說:「不要給她壓力啦!她想講就過來講,不想講就不要勉強她,別讓這種通話變得像是儀式一般。」
最近媽媽都在接了潼潼回家後,就自動的把畫面送了過來,雖然我還在公司,不能跟他們通話,也就這麼的坐在辦公室裡,透過MSN的小畫面,看著家裡客廳的活動:懿軒坐在沙發上半賴著、采潔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捧著碗吃飯、伯威在客廳跑來跑去的、潼潼坐在小椅子上邊吃飯邊看電視,還有一個小小的品蓁在學步車裡晃來晃去的……這真是「楚門的世界」真實版啊!
我總是覺得,只要網路連上了線,看到了畫面,就好像我從來也不曾離開過那個家,仍然和大家在一起似的。
所以當媽媽隔天不用上班,潼潼和媽媽到樓上來睡覺時,我還是可以透過網路看著她們,和她們講話。等到要睡覺時,潼潼躺在床上:
「爹地,你講故事給我聽?」
「妳要聽什麼呢?」
「西遊記。」
「從前從前啊,有一個地方叫做東勝神洲,東勝神洲的海上有一座山,叫做花果山……」
《西遊記》我看過不下十數回,要講故事應付潼潼,自然是不成問題的。於是我的聲音透過了北京的麥克風,從板橋的喇叭傳了出來。說著說著,只要我停了下了,潼潼總是會催促著:「然後呢?」
講著講著,潼潼睡著了,而媽媽常常是比潼潼還先睡著的人。我就這樣坐在北京的臥房電腦前,看著媽媽和潼潼一起睡,我還可以看到家裡的時鐘指著十一點二十分,電視旁的小燈還亮著,我的喇叭裡還傳來家裡後方民生路橋汽車急駛而過的聲音。
所有的一切,就是這麼真實又虛幻的並存著。
昨天,我還在和媽媽Murmur著:「潼潼最近都沒什麼興趣和我講話了!」媽媽說:「才不呢!你晚上講故事給她聽還是有差耶!她早上醒來睜開眼睛,第一句話就會問『爹地呢?』」媽媽還說,潼潼在家裡什麼東西都要留下兩個,特別強調說:「要送給我爹地的。」
所以,當我下個星期回台灣時,可以收到放了一個月的四包蛋捲、一把兒童安全剪刀、二個氣球,還有放在冷凍庫裡二個月前潼潼在學校親手包的端午節肉粽。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