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02-001.JPG


回台後的第一個早上,PHS的對講機鈴聲響起,潼潼在電話那頭說:「爹地,起床準備囉,等我早點名看完就去學校了。」我只能應了應,奮力的起身盥洗,準備下樓帶潼潼上學去。
不過,當我牽著潼潼的手往學校的路上走時,可以明顯的察覺她淡淡的難過。臉上有些憂鬱的問著:
「你今天會來接我放學嗎?」
「會啊!」
「等打擊樂上完,在遊戲區時你就會來了嗎?」
「是啊!」
「真的嗎?」她又不放心的問了問。
其實可以理解的,只要我在家,她總是希望成天都能和我黏在一起,所以,當又要有短暫的分離時,她不太喜歡忍受這種感覺。於是當我帶她到學校時,她開始紅了眼眶,用著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揮著手說:「爹地Bye! Bye!」然後走進去幾步,又出來直喊著「爹地Bye! Bye!」我實在不敢再待下去,只好帶著某種慚愧的心情趕快離開。
離開學校後,回家整理了下,我還是得進公司處理一些事情。只是心裡還是惦記著要準時去接潼潼放學,時間愈往傍晚逼進,我就愈覺得有急迫感。潼潼今天要上打擊樂,記憶中是五點下課,於是我四點半離開了公司,差不多五點十分左右,我騎車到了學校門口。老師看到我,笑說:「你是太久沒來記錯了嗎?她今天要上打擊樂啊!」我說:「打擊樂不是五點下課嗎?」「是五點半。」於是我只好又騎了車回家,等了二十多分鐘再去學校帶回三個小朋友。
不過,晚上倒發生了件讓人哭笑不得的事件。三個小朋友都在客廳吃飯,懿軒說要看「26」台,於是我轉到26,是「火影忍者」的卡通;潼潼說她要看25台,我也轉了下,是「皮卡丘」,但因為是懿軒和采潔先講的,於是我又轉回了26台。這時潼潼不發一語的端起飯碗就往房間裡走,一開始,我還沒意識到她在生氣,是媽媽提醒說潼潼要去房間看電視,所以我也跟著進了房間。但是因為今天晚飯是吃土司夾沙拉,阿嬤怕麵包屑掉在床上不好收拾,要潼潼到客廳去吃。結果這下子,潼潼開始大鬧了起來。
一開始,是面帶委屈的紅了眼眶,眼淚就默默的流了下來。我們不斷的問她,她越想越不甘願,站在原地不斷用力的甩著右手,越甩越大力,彷彿要將滿腹的委屈全甩出來似的,然後使勁哭喊出一句:「你們都欺負我。」
在大家好言相勸下,懿軒終於肯把電視讓了出來,但是潼潼已經不領情,開始生起我的氣來。不管所有的人怎麼安撫,她就是一副不甩人的模樣。我決定要給潼潼一點教訓,所以也開始不理她,自顧自的吃起飯來。吃飽後,抱她到大腿上來要餵她吃飯她也不肯。於是我開始說:「好吧,那我要上樓了。」邊說我邊往門口走,潼潼也一直默默觀察著我的反應。
懿軒和采潔開始大叫著:「阿舅,我們要和你一起上去。」如果讓兩個小朋友上去,完全可以達到刺激潼潼的目的,但是這樑子就結大了。所以我擠眉弄眼的向懿軒和采潔說:「不行,你們不能去樓上,樓上只有潼潼可以去。」好在兩個小朋友也善體人意,我就自己上了樓。
果不其然,幾分鐘後,潼潼就主動跟媽媽說要到樓上找爹地。媽媽帶了潼潼上來,要她拿一罐黑麥汁給我,潼潼彷彿完全沒發生過剛才那件事似的,拿了黑麥汁給我,就這樣和好了。
稍晚下去洗澡時,阿公問潼潼:「妳剛才為什麼生妳爹地的氣?」潼潼回答:「他是我爹地,我是他女兒啊,可是他為什麼都轉給哥哥看,不給我看?」呵,就為了這件事,她發了頓這麼大的脾氣。洗澡時,我又問了她一次,答案如同她和阿公說的一樣。我說:「是哥哥先說要看的,如果妳先說,然後別人轉走了,你會不會不高興?」她點了點頭,「所以啊,是哥哥先講的,要讓哥哥先看啊!」
在潼潼的想法中,大概覺得,你那麼久才回來一次,我又這麼喜歡你,可是你卻老幫著別人,都沒幫我,吃起醋來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