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23snow.jpg


早在今年三月出發前來北京之前,我已經在家裡架設好一個伺服器,主要的功能當然是因應大陸這裡的封鎖網路,讓自己可以連回家裡的伺服器看看新聞;另外一個比較進階的應用,就是把有線電視的節目利用電腦編碼傳送到網路上,只要在北京能夠連上網路,就可以觀看台北的所有電視。

Nokia在中正紀念堂舉辦了一個「極酷派對」的活動,之前就在電視上大做廣告,廣告的內容我只記得一句「台北下雪了」。看了看活動的時間,剛好是我人在台灣時,於是腦子裡一直想著要帶潼潼去見識一下滑雪。

活動只有週五和週六兩天。週五那天晚上是懿軒的畢業典禮,我不知怎麼地,在會場上答應潼潼:「等一下參加完哥哥的畢業典禮,我們就去看『馬達加斯加』。」說真的,講完了,也沒太注意這件事情。

直到回到了家,在五樓幫潼潼洗好澡準備要睡覺時,潼潼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們忘記去看電影了啦!不是說參加完畢業典禮就要去看電影了嗎?」
那時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我上網查了一下戲院,是還有許多戲院在上映「馬達加斯加」,但是都是英文發音的,給兒童看的國語發音的版本都是白天就結束放映了。於是我好說歹說的勸潼潼:「現在都是講英文的啊,你又聽不懂,我們等明天再去看講國語的,好不好?」

潼潼堅持不肯的鬧了起來,加上我又一向說話算話,於是和媽媽兩個人換好衣服,開車準備帶潼潼去戲院看電影。車子開到萬華附近,潼潼已經是哈欠連連,我覺得她一旦進了戲院,一定是在裡頭呼呼大睡。靈機一動,問潼潼:「我們現在先帶你去滑雪好不好?明天再去看電影。」聽到「滑雪」兩個字她的精神都來了,連連的說好。我們倒也不是欺騙她,因為「極酷派對」的滑雪活動據說是進行到晚上十一點鐘,而那時,才十點多而已。

所以我們把車子調了個方向,往中正紀念堂的方向駛去。還在愛國東路上,就可以聽到裡頭傳來低音喇叭「砰砰砰砰」的聲音。把車子停好,帶了潼潼進去。雖然是晚上十點多,但是活動場地仍然很熱鬧。我們朝了聲音的來源走去,果然看到一個十多層樓高的滑雪場,是給專業的滑雪人士表演用的;在它的左前方,有一個小一點的滑雪場,那就是給一般民眾玩耍的滑雪道。

我們急著往滑雪場跑去,雖然還能夠看到有零零星星的民眾在滑雪,但是排隊處已經封閉,很明顯的是「謝謝光臨,明天再來」。我們向潼潼說明:「今天晚上已經結束了,我們明天再來好嗎?」她大概也累了,我們就這樣的回家去了!回家之前,還在廣場旁的小販那裡買了一支電動螢光棒,倒也不算空手而歸。

隔天早上才五六點多,潼潼就醒來說:「我要出去玩。」昨天晚上我們告訴她,早點睡覺,可以早點出去玩,她一直記著,居然這麼早就醒來了。媽媽連忙告訴她現在還太早,再睡一下。她睡到七點多又醒來了:「我要去滑雪。」媽媽說:「現在還很早,妳再睡,時間到了,媽媽會叫妳。」她總算才安心睡了。

活動預定一點鐘開始,十一點半,我們就開了車去中正紀念堂排隊。為了不讓小朋友等太久,由媽媽先排隊,我帶著沒吃早餐的潼潼和伯威去吃飯,晚一點阿叔也來會合。大概12:40左右,我們回到會場,想說馬上就可以開始玩了,結果工作人員在亂搞,沒有掌握好前製的工作時間,讓所有人又在大太陽底下等了一個多小時,潼潼被日正當中的大太陽曬得不耐煩了,直嚷著她不滑雪了,要到自來水博物館去玩水。

在這一個多小時裡,我們只能看著滑雪道上搭起了一個帳蓬,有許多管線插入帳蓬中,隆隆作響的不斷造出雪來。想想這種經驗也真奇妙,在攝氏30多度的高溫下,居然平空搭起了兩座滑雪場,讓所有人可以在台北夏天的平地上玩起雪來。

接近14:20,就在潼潼被曬得很不舒服,來來回回的亂跑,堅持她不想玩雪了,要我們快點帶她離開時,排隊的柵門開了。我們是排第一個,所以馬上就順著梯子上去,按著工作人員的指示,不滿六歲的小朋友必須由大人抱著,於是我們留下了這張照片。

最後,潼潼還是滑到了雪,雖然才短短的三十秒,但是因為碰到了冰冰涼涼的雪,而且下滑時還是可以感受到速度的刺激感,所以讓潼潼覺得很興奮,之前的不耐煩也一掃而空。問她下回還要不要再來排隊玩雪,她很大聲的喊:「要!」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