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兩次回北京,都有一個陣容龐大的送機團,包括,潼潼、媽媽、阿嬤、懿軒、采潔、姑姑和姑爹。

打從上一趟返台後,為了不讓潼潼覺得我又突然消失,我總是把返回北京的機票訂在週日下午,讓潼潼可以到機場來送機,知道我又要離開一陣子;而不是在她哪天放學回家之後,突然發現相處一週的爹地又不見了。

上回送機,潼潼高高興興的向我Bye Bye,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所以在這趟要回北京時,一樣又排了週日下午的時間。

當天早上,如同以往一樣,我和潼潼一直睡到時間差不多了才起床。因為我的行李前一天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了,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忙。阿嬤打了幾次電話上來,直問中餐要吃什麼,其實我知道她想再煮一頓飯給她兒子吃的,所以隨口應了應,阿嬤決定要煮大滷麵。

我搭的飛機大約是下午三點鐘左右起飛,一點左右就得到機場Check in,所以大概中午十二點多就得出門了。潼潼起床後,我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異樣,因為已經十點多了,我們急著幫她梳洗,然後帶她下樓吃飯,準備出門。

到了機場大概是一點左右,我在辦理一些登機手續和行李託運。拿到登機證後,我沒有急著通關,反正時間還早。在中正機場的二樓有一個兒童的遊戲室,上回潼潼來送機時,就一直在那個遊戲室玩耍,這回,懿軒、采潔和潼潼三個人也在裡頭玩著簡單的丟球和遊戲。

懿軒和采潔一直都是很Nice的孩子,對我也特別的親,我常常笑自己在他們小時候到底對他們做了些什麽,讓他們到現在即使不住在一起,都這麽的念著情份。

我和阿嬤、姑姑站在門外看著屋子裏玩耍的孩子,隨意的聊天。時間差不多了,我準備要通關,小朋友們也都跑出來,不斷的在我身後揮手Bye Bye,我也只能很不好意思的一直回頭說Bye Bye。想想,一個人出國,背後有七個人來送機,真是讓人壓力不小啊!

潼潼一直貼在我身後的透明玻璃上揮手說「爹地Bye Bye」,快輪到我過關驗證時,姑姑突然舉手指了兩邊的方向,我向左邊指了指,表示登機門要往左邊走。於是我又看到一群人開始往左邊移動。等到我查驗了證件,往登機門的方向走去,在旁邊的一扇玻璃門旁,所有的人已經等在那裏。潼潼貼著門,透過門縫,不斷的做出親我的動作,並且重覆著:「爹地,我真的捨不得和你分開。」坦白說,看到潼潼那個樣子,我心裏真是有說不出的酸楚。

回到北京住處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連上網路和媽媽通話,媽媽說我走了以後,潼潼臉色很落莫,忍不住掉下眼淚,直說:「我捨不得我爹地。」從機場一路哭到停車場,一直說:「我想找爹地,我要爹地現在就在這裡。」汽車因為電瓶的問題發不動,在停車場等姑爹來接電,媽媽對潼潼說:「你看天上,等一下爹地坐的飛機就會飛過去哦!」潼潼哭著問:「那我在這裏喊爹地,爹地會聽得見嗎?」聽到媽媽這麽說,我難過得淚水直在眼眶裏打轉,不知道該不該讓它放肆的流下來。腦子裏閃過的,一直是潼潼那傷心的模樣。

後來我打電話回家,潼潼一接電話就說:「爹地,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捨不得你。」我在心裏默默數了數,她講了19個「非常」;隔幾天我又打電話回去,她一樣開口就說:「爹地,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超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捨不得你。」這次,多了一個「超級」。

前幾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她,她一接電話就開始說:「爹地,如果你還沒有回來,我看到流星,我就要許願爹地快點回來。」我笑了笑,然後問她:「如果爹地已經回家了呢,那你要許什麼願?」她說她要想一想,然後把電話交給了阿嬤,又拿過來說:「我想到了,如果你已經回來了,然後我看到流星,我就要許願爹地不要再去北京。」我又問:「「如果爹地以後都不去北京了,那你又看到流星,你要許什麼願?」她說:「我希望你以後都不會生病。」

有這樣一個女兒,還有什麽好遺憾的呢?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