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個月下旬的週五白天,我和媽媽MSN,開玩笑的說:「妳女兒今天晚上一定很高興。」媽媽理解這句話背後涵意的說:「對啊,因為週六週日不用上課。」

晚上回家後,媽媽跟潼潼說:「爹地說,妳今天一定很高興,因為明天和後天都不用上學。」潼潼想了一下說:「其實我沒有很高興,因為還要參加營火晚會。」

潼潼的學校每年都會舉辦耶誕晚會,往年都是找一個活動中心,讓小朋友上台表演和玩遊戲,潼潼還沒上學前就去參加過兩次。今年,學校別出心裁的將耶誕晚會設計成營火晚會的形式,選在週日晚上在淡水竹圍的淡水休閒農場舉辦。

偏偏潼潼認為營火晚會是學校辦的活動,可是卻選在星期日的下午,分明佔用了她的放假時間,所以有些不平的說:「營火晚會為什麼不是在星期一、星期三或是星期五呢?為什麼要在星期日?」

潼潼的疑問,讓我想起了我們這種上班族。以前,老闆很喜歡挑在週六舉行一些所謂教育訓練的活動,讓員工在週一到週五還能正常上班工作。對員工來說,當然是老大不願意,認為公司侵犯了自己的權益。站在公司的立場,教員訓練是員工的一種福利,為什麼你們這些員工還不識好歹的斤斤計較呢?

對潼潼來說,去上學也是盡一份義務而已,所以任何學校辦的活動,都是這個「義務」的一部分。儘管媽媽再三向她解釋,這是一個好玩的活動,大家就是一起去那裡玩,選在星期日是為了方便爸爸媽媽可以陪小朋友一起去。她還是認為這個辦在星期日的活動,侵犯了她的私領域,當然要大聲抗議了。

晚上我打電話給她,問她:「妳們學校有辦營火晚會啊!」她說:「對啊,坐車到淡水竹圍站,下了車以後一直往左邊看,跟著旗子走就到了。」顯然老師講得十分清楚。問她想不想去,她說「一點都不想」,我在電話這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營火晚會當天,潼潼和媽媽的行程非常緊湊,在這個星期裡答應潼潼的事情都要在一天的假日裡兌現,於是我們上午先到公園去玩球和溜直排輪,然後彎到書店買了口罩,午餐後又到圖書館去看書,再匆忙趕回家洗澡出門。也許是忙了一天,她已經累了,加上有點感冒,往捷運站的路上她開始鬧起情緒來,在捷運裡更是哭得大小聲,然後終於累得趴在阿嬤身上睡著了。

出了捷運站,往左邊走,果然看到學校已經沿途插了旗子作為指示。小路的一側,有圈養的鴕鳥,還有一大片似乎是分租給市民的休閒菜園,許多人在裡頭各自忙碌著。剛睡醒的潼潼對這一切不是很感興趣,她一直喊著腿痠要媽媽抱她走,媽媽不肯,她又一路哭鬧了起來。旁邊一個媽媽問:「剛才在捷運上,就是她在哭嗎?」

到了農場,潼潼看到小朋友們,情緒總算好了一點,一直喊著采潔同學的名字,追著她跑,或是和小朋友餵兔子吃草、看看小牛,一起在沙坑玩鏟沙。

活動一開始,照例還是由小朋友上台表演。由於這幾天寒流來襲,淡水又靠海,台上的小朋友個個都被包得肥肥腫腫的,潼潼也是。阿嬤本來擔心潼潼鬧過情緒後,會不肯上台,還好她還是照著動作把兩首歌表演完了,只是從頭到尾面無表情。表演結束後,學校放起了煙火,燦爛的煙火讓小朋友和家長們都歡呼了起來。

接下來,就是今天的重頭戲「營火」登場了。一片黑暗中,只見熊熊的營火燃燒著,體能課的趙老師和工作室的大哥哥們,把所有的小朋友和家長分成四組,圍在營火四周玩起一個又一個的遊戲。好勝心強的潼潼,總是在每個遊戲結束後,急急的問著「我們贏了嗎?」就連放天燈,也一直強調「我們的飛得比較快、比較遠」。

遊戲一個接一個,沒耐心的潼潼忍不住問媽媽:「什麼時候才會發禮物?」原來學校有幫每個小朋友準備一份禮物,都堆在舞台旁邊,潼潼一來就發現了,一直在等遊戲什麼時候結束,可以趕快拿禮物。

發禮物的時候,學校依照大班、中班、小班,安排了三位耶誕老公公還有攝影師,讓小朋友在領取禮物前,和耶誕老公公以及父母一起拍張全家福。潼潼和采潔領到的禮物都是一組海綿積木,懿軒則是一組海綿球拍,懿軒拿到禮物後失望的哭了起來,因為一向愛動腦的他比較想要積木。還好潼潼對球拍也滿有興趣的,她答應和哥哥交換,平息了一場紛爭。

今天的營火晚會讓我們感受到學校實在非常用心,不但安排了這麼多精采的活動和遊戲,還細心準備了煙火、天燈、禮物和耶誕老公公,園長挺著大肚子忙進忙出的,老師們也犧牲了自己的假日。晚上八點多,我們離開了,他們還要留下來收拾會場,真的是辛苦了。

儘管潼潼事前不怎麼想去參加營火晚會,回來後她倒是對這次的活動念念不忘。整天在嘴上唸著蟲蟲大戰的遊戲「一隻蚊仔,兩隻蚊仔,打死打死打死」、「嘸死嘸死嘸死,一隻呷抓,兩隻呷抓,踩死踩死踩死……」,連上直排輪在排隊時,都一個人喃喃自語還帶著拍打和跥腳的動作,非常自得其樂。而阿公最高興的,大概就是潼潼因此又學會了好幾句台語。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