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嬸的弟弟要結婚了,需要兩個小花僮來幫新娘子拉裙子。小男生自然由伯威擔綱演出,至於小女生,晚上阿叔問潼潼:「妳要不要當花僮幫新娘子拉裙子?」潼潼照例是搖搖頭。阿嬸搬出利誘:「妳來當花僮,會有禮物哦!妳不來的話,我就要送給品蓁。」潼潼還是不為所動。阿嬸又說:「當花僮會有紅包耶!」阿嬤說:「對呀,那妳拿了紅包以後,再拿回來分阿嬤。」潼潼一聽到有紅包可以給阿嬤,立刻就答應了。

潼潼的反反覆覆在我們家是出了名的,就怕潼潼到時翻臉不認人,臨時找不到人替代,所以阿叔趕忙又過來威脅一番:「妳如果反悔不去的話,我就會打阿嬤和打妳媽媽,知道嗎?」媽媽把潼潼抱過來說:「阿叔不會打我們,重點是妳答應人家了,就要做到,這樣才是說話算話。」順帶提醒她,花僮的工作很重要「新娘子的裙子很長,妳要幫她把裙子拉好,這樣新娘子才不會跌倒。」潼潼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婚禮那天是禮拜五,因為早上就得到男方家準備迎娶,媽媽告訴潼潼到時候要向學校請一天假。晚上上線時,我問她:「潼潼,妳要去當花僮啊?」她笑嘻嘻的說:「對啊!」我又問:「那你比較喜歡去上學,還是比較想去當花僮?」她馬上回我:「難道我會喜歡上學嗎?當然不喜歡啊!」我在電腦的這頭,看她那理直氣壯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迎娶的前兩天晚上,阿叔特地載著阿嬤和潼潼到婚妙店去試花僮的小禮服。潼潼一向很愛看新娘子,總覺得新娘子很漂亮,現在自己居然也可以穿上像新娘子一樣的白紗禮服,也讓她對於當花僮更多了一份期待。

婚禮前一天,媽媽要潼潼自己向老師請假,還跟潼潼演練了一番,潼潼表現都很ok。沒想到阿嬤去接潼潼放學時,問她跟老師請假了沒,她卻不說話,這表示她根本沒有請假。阿嬤說:「沒有請假,那明天就要來上課囉。」盧了半天,她才去請了假。問她為什麼不請假,原來是怕老師不准假,乾脆選擇逃避。

正式表演那天,媽媽和美容院約好八點半要帶潼潼去梳頭,結果居然睡過頭了,醒來時已經快要八點半,匆匆忙忙把潼潼梳洗好帶到美容院去。美髮師先幫潼潼綁了一個高高的馬尾,再把馬尾編亂成花式,噴上髮膠固定後,接著夾上珍珠髮夾,最後灑上了亮亮的金粉,就算大功告成了。

回到家換上小禮服,潼潼就交由阿叔帶走,媽媽要去上班,阿嬤晚上才到喜宴上會合。中午潼潼打電話回家,很高興的跟阿嬤說:「我今天表現很棒。」阿叔說,潼潼這天有超水準的演出。向來超不愛交際打招呼的潼潼,居然態度大方的和大家聊天;同時很盡責扮演花僮的角色,只要新娘移動,一定在後頭把裙子捧起,甚至認真過度,把裙子拉得太高,差點害新娘子春光外洩;面對伯威的諸多小動作和挑釁,也完全不予理會。這麼成熟的作法,讓阿叔、阿嬸,以及見識過她哭吼功力的阿嬸娘家人,全都豎起了大姆指,說她表現超級棒。平常愛和潼潼鬧的阿叔也對潼潼說:「妳今天200分。」新娘說:「阿姨再加100分。」讓潼潼高興了許久。

晚上喝喜酒時,大概累了一整天,潼潼的耐性額度用完了,於是在飯桌上開始有些鬧脾氣。不識相的姑爹說:「你的分數已經扣光光了啦!」這句話惹到了潼潼,一直不肯和姑爹善罷干休。采潔在旁邊獻策說:「等等我們回家打電話告訴姑姑。」果然一進家門,潼潼馬上打電話給姑姑告狀:「阿叔給我200分,姑爹說扣光光,可是阿叔說還在……」

洗澡時,潼潼指著自己頭上盤好的頭髮說:「我還要再漂亮一天。」堅持不肯洗頭。剛好隔天媽媽還要帶潼潼去喝喜酒,就讓她留著美美的頭。等到第二天喝完喜酒回來,潼潼還是不想把頭髮放下來:「我還要再漂亮一天。」媽媽說:「不行啦,頭髮已經亂掉不漂亮了。」潼潼說:「那我們明天再去梳一次,又可以漂亮一天,然後再漂亮一天。」別看潼潼平時很大而化之,不像采潔那麼女性化、喜歡粉紅色的娃娃,這種時候就看出來,小女生還是很愛漂亮的。

睡前,潼潼拿出了當花僮的紅包,仔細的看了看,把比較多0的那張給了阿嬤,把一張兩個0的給了媽媽,最後一張她說:「這張要給我爹地。」我們問她:「那妳自己都沒有了,怎麼辦?」潼潼:「我不需要啊!等我長大,我就有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