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年前和潼潼說故事,講述「年」的由來,說著說著,說到大家為了嚇走年獸,所以在過年那一天家家戶戶都會放鞭炮。聽到這麼大的聲音,年獸就不敢再來了……

北京今年過年終於解除了達13年的禁令,允許過年期間在五環外燃放鞭炮。所以當我年初一晚上在台北MSN上線,北京的同事不斷的問我:「你們過年放不放鞭炮?北京這裡感覺家家戶戶都在放呢!」

其實台北好像從這一、兩年開始,也禁止燃放炮竹。但是不要說過年,只要選舉一到,鞭炮聲幾乎從來沒少過。在都市裡放鞭炮的確有它的危險性,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不管往哪個方向射,似乎都不是很妥當。但是,南方澳阿祖家的後方,是一大片的沙灘海洋,這種顧慮自然大大的減少了許多,所以帶孩子去放放鞭炮,自然也是過年的餘興節目。

初二那天晚上吃過晚飯後,我出去廟口轉轉,準備買些鞭炮給孩子們放。在我的腦子裡,還停留在自己孩子時代玩的大龍炮、蛇炮、水鴛鴦、沖天炮什麼的。可是到了攤子一看,呵!除了沖天炮、水鴛鴦外,其他幾乎都是我沒看過的鞭炮。我只好在攤子上挨個問,看看施放的效果是什麼。

結果一問之下,許多的鞭炮早已經不是我傳統概念中的鞭炮了,而更接近煙火一些。即使有店員解說,我仍然不確定放完後會是什麼樣的效果。最後,我買了大概20枝的沖天炮、6個像蝴蝶形狀的鞭炮、還有3枝手持式,裝了好幾顆圓珠的煙火,還有一堆有的沒有的鞭炮,花了我快1000元。

帶著大包小包的鞭炮和煙火,領著三個孩子往海邊走。沿著海灘的堤岸邊早有許多人在施放著各種鞭炮煙火,「咻!咻!咻!」「砰!砰!砰!」的爆炸聲不絕於耳,天空也不時閃爍著各種顏色的煙火。

我們走到一個比較沒人的地方,讓每個小朋友手上拿枝香可以點燃鞭炮,三個小朋友都已經迫不及待了。一開始,我們先從簡單的開始,三個小朋友手上各拿枝條狀的煙火。本來在聽店家描述時,我一直以為是像軍事片中那種握在手上會不斷發出火花的設計,結果原來不是,在條狀的管子裡,有許多個珠子,每射出一顆,就會在天空炸出一朵小煙火來,不同的珠子有不同的顏色。

但是這種間隔點放實在沒法有什麼高潮出現,於是我們又換了蝴蝶形狀的鞭炮,讓小朋友自己過去點燃。懿軒和采潔對於拿香點燃炮竹顯然控制的比較好,潼潼常常沒法把香老老實實的定在引信上,所以都要我幫忙抓著她的手去點,然後只要一點燃,她就會趕快跑到後頭去,以防被鞭炮炸到。點燃了之後,鞭炮盤旋著往天空飛去。小朋友覺得這個鞭炮比較有點意思了,

接著我們在地上找了個別人燃放過的煙火盒,上頭有一個個的小孔,剛好充當沖天炮的發射基地台,把幾支沖天炮插在小孔中,讓小朋友一個個輪流上去點燃發射。其實沖天炮實在是沒有什麼趣味的,很單調的點放,「咻」「碰」「咻」「碰」,既沒有漂亮的煙花,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效果。最後我們決定把昂貴的煙火一個個搬出來,第一個讓潼潼點燃,一個圓柱狀的紙筒,點燃了之後,開始冒出大量的火花,把周遭的空間照的亮晃晃的,像一場小型的煙火秀,火花大概持續了不到30秒就結束了,但效果還挺炫目的。

采潔之後,壓軸的是懿軒點燃的一個方型煙火盒,各種不同顏色和樣式的煙火開始從一個個的小孔中彈射到天空,在天空炸出各種花朵來。因為顏色實在好看,連珠砲似的在天空展示著,大家都發出了驚呼。

小朋友們詢問著還沒有沒有煙火,我無奈的搖搖頭,表示所有的鞭炮和煙火都放完了。正準備走回家時,發現堤岸旁就有小販賣著各式炮竹和仙女棒,為了不讓孩子們有太深的失落,我們買了10支仙女棒做為這次過年煙火秀的Ending。就在我們已經往回走的途中,後方海邊的天空上仍然持續上演著規模不同的煙火秀,外帶一盞愈飛愈高的天燈,並且有許多的沖天炮不斷的朝著天燈發射,試圖將它擊落。

這一夜,我們就在不斷傳來的鞭炮聲中,沈沈睡去。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