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回從南方澳開車回台北,本來不到三個小時的車程花了五個小時才到。結果今年更扯,下午一點左右出發的車子,竟然搞到晚上八點才回到家。本來,這件事是不會發生的,因為在年初二晚上10點左右,我們原本打算趁著月黑風高、路況還算好走的時候,摸黑回臺北。算了算,這麼一來年初三還有完整的一整天可以利用,只不過,這所有完美的計畫全都讓潼潼給破壞了。

每年過年,總是會有許多親戚回南方澳陪陪阿祖過年。這回,許久不見的祺祺叔叔也把他的女朋友帶來,而這位卓姿阿姨也的確出手不凡,不到一天的時間,懿軒、采潔和潼潼這三個小孩子全都黏在卓姿阿姨身旁,「卓姿阿姨」長「卓姿阿姨」短,把這些孩子收伏的服服貼貼。

初二那天,下午大夥去羅東運動公園玩,回程時,卓姿阿姨說要教三個小朋友做Cookie,自然是一陣的歡呼,然後去買了麵粉、奶油、攪拌器什麼的,為了做出巧克力口味,還買了一條巧克力煉乳。不過回到阿祖家時,客廳已經擺滿了晚餐,所以臨時決定把做Cookie的活動順延到明天。

但是,我已經打定了晚上要離開南方澳的主意,所以晚上十點出頭,我們收拾了行李,向眾人道過Bye! Bye!後,就打算驅車離開阿祖的家。姨婆在車窗邊和潼潼說話及告別:「潼潼,妳要回家了啊,我們明天要做餅乾耶!」潼潼很懂事的回答:「你們玩就好了啊!」結果車子才開動沒有20公尺,潼潼「哇」一聲的大哭了出來,說:「我會想哥哥姐姐。」接下來就是一陣極度委屈的大哭,邊哭邊抽搐著。我們問她:「妳想要回去南方澳嗎?」她不置可否的繼續哭。我們一直讓她自己選擇想回南方澳還是回板橋,為了哄她回板橋,還開出許多優惠的條件,包括隔天帶她到大安森林公園玩、去坐電動等等。

有一度潼潼被我們說動了,決定選大安森林公園,只是當車子一往新開通的國道五號開時,潼潼馬上就又後悔了,繼續開始哭。最後,我們停在高速公路的入口處,等著潼潼最後的決定。

十分鐘後,我們車子又停回阿祖家的門口了。為了不吵醒已經就寢的眾人,只好躡手躡腳上了樓,和昨天一樣的睡在客廳裡。

隔天,也就是潼潼折返的目的,為了自己動手做餅乾。大概早上十點左右,卓姿阿姨開始拿出所有的材料和道具,先在鍋子裡放入一些奶油,然後不停的攪拌,攪拌得差不多了之後,開始輪流讓三個小朋友玩耍。

因為是第一次可以自己這樣玩吧!大家都笑得很開心,然後加入麵粉繼續攪拌,接著又加入蛋白,還是繼續攪拌。但是整個過程就是持續不斷的攪拌,實在不是件什麼有趣的事情,所以過了一會兒,潼潼就來來回回的跑來跑去喝豆漿什麼的。

後來,卓姿阿姨又輪流讓三個小朋友在鍋子裡加糖。懿軒很乖的加了一點,采潔也很乖的加了一點,輪到潼潼時,見潼潼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容,采潔急忙大叫:「她要亂倒了啦!」知妹者莫若姐,潼潼果然一抓起糖袋就大把往下倒,雖然卓姿阿姨趕快把糖拿了起來,但是還是倒了比預定多的量進去。大家只好笑笑說:「反正就甜一點吧!」奸計得逞,潼潼在旁邊可樂了。

打得差不多了,拿出烤箱上的鐵盤,讓小朋友們用湯匙舀上一團麵糊,然後放在鐵板上塗成扁平狀,準備拿去烤。懿軒和采潔做事向來認真、要求完美,兩個人仔仔細細把麵糊塗得漂漂亮亮的。偏偏潼潼的風格是隨興之所至,塗著塗著就把所有的麵糊全都和成了一片,卓姿阿姨也連忙花了一點時間來整理、修飾,免得待會餅乾不成型。

原味的餅乾做完了,卓姿阿姨拿出巧克力煉乳,讓小朋友加在剩下的麵糊中,製作巧克力口味的餅乾。一樣是三個小朋友輪流過來擠,有了上回的經驗,輪到潼潼擠時,雖然她想如法炮製一番,但是因為大家早有準備,所以這回終究沒能得逞。

把麵糊塗上鐵板後,卓姿阿姨把餅乾拿到烤箱中去烤,就沒小朋友的事了。這時差不多是午飯的時間,我們打算吃過午飯就走,為了不讓昨天的事件重演,我們和姑姑一家說好:「等會兒大家一起上車開走,然後你們要去哪再開去哪。」懿軒和采潔也都很善體人意的點點頭,表示願意搭配演出。

吃過午飯,卓姿阿姨把烤好的餅乾拿了出來。雖然形狀不見得很好看,吃進嘴裡味道可不壞,有種道地手工餅乾的香味,就連潼潼多加進去的糖,好像也讓餅乾顯得糖味剛好。

潼潼把她做的那幾塊餅乾放進塑膠袋裡,說要帶回板橋給阿公吃。我們小心的收好,放在駕駛座後方的置物袋中,然後大家一起上車準備回家。不知情的阿婆大聲對著懿軒和采潔嚷嚷:「你們不是要去後面玩砂嗎?」懿軒和采潔很有默契的說:「沒有啊,我們要回去了。」

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開著,駛到蘇澳港,姑姑打了一通電話來,媽媽簡短的回了一聲:「可以了。」我從照後鏡看到後頭柯家的車調頭又往南方澳開了回去。

途中,我不斷的聽著廣播,說走國道5號往台北方向的車,已經一路從頭城堵到坪林了。想了想,還是走濱海妥當些,結果才出了頭城沒多久,車速開始緩慢了下來,沿途幾乎以不到30、20的時速前進著。因為坐車坐久了,潼潼開始不舒服,一直抱怨著:「還有多久?」我回頭看著潼潼,對她說:「妳看吧,都是妳要做餅乾,所以我們才會晚一天回家,現在塞車,妳不可以唉唉叫的。」然後我補了一句:「下次妳哭也不理妳了,還是要回家。」媽媽可能無意識的「嗯」了一聲。

接下來,潼潼躺在後座,好長一段間都沒出聲。後來阿嬤才說:「她在生氣。」我本來以為她在氣我怪她因為要做餅乾才碰上塞車,結果拗了好久,才知道潼潼生氣的是我說了「下次妳哭也不理妳了」。然後不識相的媽媽為了討好潼潼,就說:「對啊,爹地最討厭了。」潼潼馬上大聲回話:「妳也是,妳也有說。」車子裡的所有大人全部笑了出來。好不容易,我們才說服潼潼和我們和好。

結果,我們就這樣沿路的塞車,從頭城塞到大里、塞到福隆。因為實在塞太久了,跑了個加油站,大家都下來上廁所活動活動。我買了罐飲料,隨手往車後一放。塞車持續著,都過了鼻頭角了還在繼續塞,看起來很有機會一路塞到基隆,然後上了高速公路一樣塞。

我們下午一點出發的,到了板橋家中,已經是晚上八點半的事情了。終於到家,大家都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拿著行李準備搬上樓。拿著拿著,這才發現我扔罐裝飲料時,很準地把飲料砸在潼潼的餅乾上,把漂漂亮亮的餅乾都給砸碎了。

看到自己千里迢迢要拿回來給阿公吃的餅乾變成碎片,潼潼的臉色又一沉。我趕緊拿了東西上樓,一進門,先跟阿公說:「她今天心情很不好,自己做了餅乾要拿回來給你吃,又不小心被我弄碎了。拜託,待會兒別整她。」

果然潼潼一進門,阿公臉上堆滿了笑容:「妳回來了啊!」潼潼把自己做的餅乾拿了出來給阿公說:「這是我們做的餅乾,可是被爹地弄碎了。」阿公說:「做得很漂亮啊!」我在旁邊擠眉弄眼的:「人家帶回來給你吃的,你還不快點吃。」阿公這才拿了一塊碎掉的餅乾放進嘴裡咬了一口,用誇張的口氣對著潼潼說:「嗯!做得真好吃。」潼潼這才高高興興的進房間去了。

我對著所有的人宣佈:「以後回南方澳,只要看到太陽,我就不開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