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晚問了羊毛秀的表演時間,上午九點半和下午兩點半各有一場。大人們討論了一下,覺得上午九點半那場對小朋友來說太趕了,既然是放假,就讓他們睡飽一點吧!沒想到,一早六點多,兩個小女生居然都起床了。采潔抱怨著,和她同張床的阿嬤和媽媽(潼潼的姑姑)打呼聲太大,害得躺在中間的她根本就睡不著。結果,房間裡五個女生全醒了,三個男生還都在睡。

清境農場的晚上很冷,我們一家三口合蓋一件被子,被子老是被媽媽拉到另一邊去,我常常蓋不到被,所以實在睡得不太好。一群女生又一早吱吱喳喳的,我自然沒法睡得太久。起床後算算時間,也許還趕得上九點半的那場羊毛秀。到餐廳吃了簡單的中式自助餐,就回房間收拾行李。但是懿軒這時才剛起床出發去吃早餐,我們一直到九點才離開住宿的地方,終究趕不上九點半的表演。

既然趕不上,心情上也沒那麼著急。只是離開民宿時要經過一個大約30度到40度左右的斜坡,前一天晚上到達在下坡時,我心裡已經暗叫不妙,深怕隔天早上車子不夠力,上不了這個斜坡。果不其然,車子打一檔,油門踩到底,車子居然動也不動的停在斜坡上。只好請阿嬤和媽媽兩個人下車走路,我載著潼潼上去。

沿著山路往下開,一路上已經到處都是遊客,路邊也停了整排的車。私人停車場在招攬生意,停一次要200元。我們看了看還有警察在指揮,想說停路邊大概不違法吧,也把車子停在路邊。

下車後要走一小段路才會到「青青草原」,為了怕潼潼無聊,我開始教她認車子的標誌。這本來是伯威的招牌秀。對車子感興趣的伯威,可以認出路上大部分的汽車品牌來,所以只要開車在路上,就可以聽伯威喊著:「Toyota」、「福特」、「賓士」、「現代」,還有他老是叫成「喜美」的「Honda」。

沿路走著,我告訴潼潼:「這個標誌就是Toyota。」然後她複誦了一遍。「這是Mitsubishi」、「這是福特,就是我們家現在的車子。」、「這是Volkswagen」……因為沿路的車子實在太多了,一路走下來,潼潼居然也真的把大部分的車子都給認了出來。在我們父女倆非正式的統計下,沿路Toyota的車子大概可以佔到六成到七成以上,其次是Mitsubishi。難怪潼潼認著認著,還會冒出一句:「哎唷!真討厭,又是Toyota的,Toyota的怎麼那麼多啊?」

青青草原的門票並不貴,大人100元,小孩只要10塊錢。買票進入後,羊毛秀剛結束,牛仔還在表演甩鞭子。上了大草原,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野餐,八個人隨意的吃吃喝喝、拍照、玩耍。潼潼為了上次姑爹扣她兩百分的事,還沒釋懷,抱著一包芒果乾不肯分姑爹吃,姑爹也故意鬧潼潼,想辦法搶個幾片。鬧了一會,采潔突然放聲大哭起來,問了半天,采潔抽抽噎噎地說:「爹地都欺負潼潼」。這……最後姑姑罰姑爹在草地上滾十圈,才結束這段插曲。

一群綿羊從山坡下爬上來,吸引了許多遊客,我趕快找了潼潼來,想讓那些羊群當背景拍張照片。沒想到那群綿羊居然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愈走愈近,然後就直接踏上了我們野餐的餐巾布。因為餐巾布上有許多的食物、零食,羊群們都擠過來,開始吃東西。

懿軒一看到羊群過來,趕快自己跑開;采潔嚇得大哭了起來,可是仍然想衝回餐巾布上拿回她的Hello Kitty娃娃。潼潼則是看到羊群衝過來後,不僅沒有跑開,反而樂得東跳跳、西跳跳的迎了上去,擠在一群綿羊當中,手上還拿著開心果要去餵羊。許多遊客看到這裡聚集了很多羊,都跑過來和羊群照相,潼潼也就在這些羊群中流竄,樂不可支的。不過有些遊客為了和綿羊照相,硬把牠們抓住不說,還整個人騎在羊的身上,真的是很沒水準。

送走了羊群,我們繼續往山上走去,那裡有各式各樣的體能遊戲設施,潼潼幾乎每一項都挑戰了,像是走平衡木、過繩橋、高空通道,或是爬上大約有10公尺高的高塔。雖然有些項目她嘴裡直嚷著會怕,但是多鼓勵她幾次,她還是都完成了。我覺得有這種勇氣,是很值得鼓勵的。只是在高空通道上,因為通道很長而且愈來愈高,大概已經有3公尺高,潼潼小心翼翼地慢慢走,後頭跟著一大堆的人,就聽到有人講著:「前面的那個妹妹啦!」

下午的剪羊毛秀要二點半才開始,大概11:30我就要媽媽先去前排佔了個好位置,等時間快到了才把潼潼和采潔給接過來。其實剪羊毛秀的表演時間不長,一開始先由牧羊犬表演趕羊秀暖暖場,接著由牧羊人介紹綿羊的特性,然後才是剪羊毛。被選中的這頭綿羊體型有點龐大,情緒似乎也有些緊張,好幾次扭動掙扎,牧羊人幾乎要抱不住,綿羊差點從台上摔下來,挺驚險的。牧羊人來自紐西蘭,雖然會說國語,言談也算幽默,對大人來說還可以笑一笑,但是小朋友的反應就很普通了。

看完羊毛秀,我們直接離開清境農場,本來以為一路上應該會車多不好走,沒想到出乎意外的順暢,於是很快的又回到了埔里市區。大家又晃去埔里酒廠買了些紹興酒蛋帶回台北,我也買了一盒準備帶回北京給同事嚐嚐。阿嬤的目標除了紹興酒蛋之外,還有知名的清酒粕面膜。純米清酒和清酒粕各一瓶,一組500元。很多人在問只買清酒粕是多少錢,答案是不單賣的,傳單上寫得很清楚「沒有清酒,哪來清酒粕」,想想也是有道理。

在埔里吃過晚飯後,我們特地繞去了知名的中台禪寺看看。晚上看它,果然燈火輝煌,氣勢很嚇人。回台北時,從埔里先到草屯交流道,然後接3號國道,車行一路順暢,沿路大概都可以用時速110到120公里狂飆,居然花了一個小時四十五分就從埔里回到板橋家中,一點都沒有過年塞車的痛苦。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