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8禮拜六是高中好朋友GOLO結婚的日子,我人在北京不能參加。早早GOLO就在MSN上問:「你不會回台北吧?」我說:「不會。但是我老婆會去。」GOLO交代:「要帶潼潼來。」

因為和我的朋友不是那麼熟,媽媽本來沒打算留下來吃飯,只想過去送個紅包就要離開了,所以早早就和潼潼說好週六那天晚上要去送紅包。週六早上醒來,媽媽和潼潼在排行程表,早上要先和中和阿公去大安森林公園玩,然後回來做功課、睡午覺。但是潼潼念茲在茲的,都是晚上要去送紅包。

喜宴在晚上六點半開始,潼潼午睡睡得晚,趕到會場時有點晚了。本來打算送完紅包就要離開,路上潼潼臨時改變主意決定留下來吃飯,但座位幾乎都客滿了,新郎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位,讓媽媽抱著潼潼坐。因為整桌都是陌生人,潼潼照例對於所有的招呼、逗弄都相應不理,只是低頭默默的吃。

突然媽媽發現到在另一桌有「紫色姐姐」,趕快告訴潼潼,潼立刻回頭,然後整個人突然「活了過來」。一開始她還不好意思過去找「紫色姐姐」,媽媽把照相手機拿給她,她像是找到一個理由,跑過去要幫紫色姐姐照相,然後兩個人馬上玩了起來。

潼潼認識「紫色姐姐」是一年前的事,那時正是我打算來大陸之前和幾個朋友聚會。潼潼對於Jimmy的女兒曉茹特別感興趣,一整天跟前跟後的,剛好那天曉茹穿了件紫色的衣服,成了潼潼口中的「紫色姐姐」。

喜宴重逢的那天晚上,她們先是玩起了「接字遊戲」,接著全場就聽到兩姐妹在那裡「僵屍的僵屍的僵屍猜,僵屍的咚咚僵屍猜」、「一樓、二樓、三樓、砰、保護我」大聲的划拳。好玩的是,明明一個在板橋唸幼稚園,一個在蘆洲唸幼稚園,兩個人玩的遊戲居然還都一樣,像是同一個老師教出來的。

更有趣的是,玩到後來,曉茹問潼潼:「妳們家電話幾號?」潼潼說:「22××-××95」,曉茹趕快跟她媽媽借紙筆抄下;媽媽見狀,也把筆記本拿給潼潼,然後潼潼親手抄下了曉茹的電話。哈!看到兩個幼稚園的小朋友認真拿筆互相留電話,真讓人覺得又可愛,又感慨時代的快速變換。

喜宴結束,大家都要離開時,曉茹說:「趁要走之前,我們趕快再玩一次。」等到大家往外走時,潼又說:「趁現在,趕快再牽一下手」。兩個人手牽手走出去,到樓下,還抱一抱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回家路上,潼一直跟媽媽說:「我明天要打電話給曉茹姊姊。」「我現在有她的電話了,以後沒什麼事就可以打給她。」

回家後,潼潼真的透過Webcam拿了她抄寫的曉茹的電話給我看,那幾個稚嫩的阿拉伯數字的確可以看的出來是出自潼潼的手筆。禮拜一晚上,潼潼真的打了電話給曉茹:「喂,曉茹~曉茹~我們星期六去大安森林公園,還有我阿公和我媽媽、卓姿阿姨……」

等到她們講完,兩個媽媽趕緊把電話接過來:「這件事是確定的嗎?」然後兩個媽媽約好週五晚上再聯絡,敲定週六的行程。掛了電話,媽媽說:「妳還連阿公、卓姿阿姨都約在一起哦,可是他們不認識耶!」潼潼說:「有什麼關係,我再幫他們介紹就好啦!」

從掛上電話,潼潼開始期待週六和曉茹的約會。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