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完年後返回北京工作,本來簽證在4/19到期就得出境了。但是那時正好是雜誌截稿最重要的時間點,所以我也不可能在那時收拾包袱回台灣。雖然,我一直在想,如果在4/19就可以回家,那麼接著放大陸五一的長假,就可以多陪陪潼潼。不過我還是去辦了延簽,訂了4/28下午的飛機,一直等到五一的假期才回家。

每次回台灣前,我常常為了要送小朋友們什麼禮物而傷透腦筋。這次,在Webcam聊天時,潼潼一開始要我回去的時候送她「尪仔標」,但是也不知道怎地,禮物不斷的加碼,到最後居然要給潼潼12件禮物;懿軒要了支MP3隨身聽、采潔則說要Hello Kitty的東西。

這回回去因為剛好是週五,所以不僅潼潼要跟著媽媽來接機,就連懿軒和采潔都嚷著要來。那天在Webcam上,才確定了懿軒和采潔都要來,潼潼馬上臉一沉:「他又不是你們的爹地。」

也因為我禮物的件數分配的不平均,深怕到時擺不平,加上飛機到機場時已經接近晚上11點了,再回到台北都已經是午夜,實在太晚了,所以一直道德勸說讓姑姑別帶懿軒和采潔來。但是姑姑說已經和懿軒、采潔說好了,只可以到機場接機,然後和我同坐一車回家。回家後不可以上樓必須直接回去,然後隔天再來和我玩。聽到所有的小朋友都同意,我自然也沒有意見,只是覺得那麼晚,還勞動一堆人來接機,實在心有難安。

月底雜誌社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4/28要回去那天,基本上我已經讓全編輯部的人放假去了,所以我早上也只是進公司處理一點瑣事,然後中午就搭了出租車到機場去了。

只不過,到了機場Check in時才發現我的班機Delay了!原定4:15起飛的飛機居然要Delay到晚上7:30才飛,這讓我連帶也接不到9:00香港飛台北的班機。雖然我在機場和地勤人員Argue了半天,卻仍然沒有辦法解決我的問題,地勤人員只是不斷的勸我先到香港去再說。

弄了半天,我確定他們也無計可施之後,還是同意先去了香港再說,同時打電話給媽媽,請他們不要到機場來接我,等我確定在香港可以搭上飛機之後再和家裡聯絡。不過,Delay似乎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因為我的行李裡全部都是書籍,重達36公斤,地勤人員為了快點打發我走,在我同意去香港之後,便快速的把我的行李拉進去了,沒有Charge任何的費用。

飛機飛到香港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當然搭不上我原來的班機。本來我已經做好在香港機場過夜的打算,沒想到港龍另一班原定22:15飛往台北的班機也Delay了,所以香港一個地勤人員領著我們這6個原本要轉搭國泰的人快速的辦了Check in的手續,終於搭上這班23:30才飛往台北的班機。不過因為行李接不上,所以必須等到隔天才能再由貨運送到我家來。我快速的打了通電話給媽媽,告知了我大概凌晨1點到中正機場,不過因為時間太晚了,請媽媽讓小朋友們都別來了。

飛機如我所預期的大概在半夜1點到了機場,我忙著到行李單位登記我的行李編號。因為香港機場大雨班機大亂,沒有領到行李的人很多,大家都在排隊等著登記,出關的時間又耽擱了一會。

我出關時,不僅媽媽到了機場,潼潼、懿軒、采潔、阿嬤、姑爹全都到了。潼潼一看到我,又開始沿著走道奔跑了起來,一把撲在我身上。懿軒和采潔也都跑到我身邊來牽著我的手。潼潼一見狀,不悅的「嗯~~~」了起來,媽媽說:「不可以小氣,爹地現在都已經抱著你了。」

我就這樣身上抱著一個,手上牽著兩個的往停車場走。媽媽說,我打電話回家時,雖然已經晚上11點多,但小朋友們為了等著接我,還一直在阿嬤家撐著沒睡,都已經等到這麼晚了,怎麼可能叫他們不來。尤其是懿軒,隔天早上七點多還得到學校參加園遊會,一樣堅持不肯先回家。

只是小朋友們問:「阿舅,我們的禮物呢?」我只能笑笑的回答:「你們的禮物要等到明天才能送到家裡來。」接下來的18小時內,我不斷的被詢問:「爹地,我們的禮物要晚一點才會來嗎?」「阿舅,我們的禮物什麼時候才會到?」隔天吃過午飯,懿軒和采潔就一直待在我們家等禮物。晚上七點,貨運公司的員工氣喘噓噓把我那超重的行李搬到家裡來,我打開行李開始分禮物,這才結束了這趟返鄉的全部手續。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