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記得「我的志願」這種題目,在我那個年代幾乎從國小都國中都會出現在作文題目上。而在那個年代的氛圍裡,反正不管你是想當警察、當總統……最後總是會以「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作結尾。

在潼潼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偶爾也會問問:「潼潼,以後你長大了,想做什麼啊?」那陣子潼潼最喜歡玩的,就是貼紙和各式各樣的氣球,不管大的、小的、心型的、長條狀的。所以她回答我的第一個志願說:「我想當玩具店的老闆,然後通通都賣貼紙和氣球。」我哈哈大笑說:「好啊!那以後我就可以去妳的店裡買玩具。」潼潼說:「可是我只想賣給小朋友耶!」

那天前往桃園小人國的途中,我們一直在放「公主復仇記」的原聲帶,潼潼在車後座跟著大聲唱。唱著唱著,她突然問:「這些歌是怎麼來的呢?」我們告訴她:「每一首歌都是有人寫出來的啊!有的人會寫曲子,有的人會寫歌詞,把歌寫好了以後,大家才有歌可以唱啊!」

潼潼聽到這裡,說:「那我以後也要去寫歌,要寫出很多很好聽的歌。」

每個做父母的,總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如果早些年聽到子女胸無大志,只想幹些不起眼的小事,大概都會脫口而出個「沒出息」。不過,對我來說,我只希望她將來能夠平安喜樂。若說胸無大志,我覺得自己也沒有很想出人頭地啊!平凡有平凡的幸福,這是我這些年的體會。

我還記得國中時看了漫畫「妙廚師」,對於顏小味那些做咖哩飯、煮拉麵的過程嘆為觀止,實在心嚮往之,所以心裡一直覺得自己以後要當一名廚師。後來雜七雜八的書看多了,又覺得「書生報國」這幾個字實在讓人心中熱血沸騰,決定以後要當一名記者。考上高中開始,就跑去唸了第一類組,朝著我「無冕王」的記者夢前進。為此,潼潼的阿公還有些失望,覺得一個男生跑去唸文組,實在是件讓人喪氣的事情。

大學進了自己最想唸的大眾傳播,離國中的志願又進了一步。在整個大學的期間,我老是覺得「資深媒體人」是一個很吸引人的頭銜,希望將來自己也能夠成為一個「資深媒體人」。後來大學唸了一半,發現自己心目中記者那種又自由、又多元以及可以靠枝筆揭發人間一切惡的想法,在資本和廣告的運作下,是個不切實際的夢想時,剛好又迷上了生魚片和握壽司。

我常在想,如果不是對殺生這件事情耿耿於懷,我應該會去當一名壽司師傅。

前不久潼潼去台北新舞台看兒童劇,結束後去了饒河夜市吃東西,順便也在夜市裡玩遊戲。結果最後選玩具的時候,潼潼選了一組六個哨子。她說:「因為我以後要當保全,不然你以為我要那麼多哨子做什麼。」而且潼潼還補充說明:「我以後要當捷運站的保全。」

我們問她,為什麼想當捷運站的保全?她說:「因為當保全可以吹哨子。」我們再問:「當警察也可以吹哨子啊!」她說:「當警察很危險耶!站在路中間,都會被車子撞,還要去追壞人,很危險。捷運站的保全,只要站在黃線的後面,就不會被車子撞到,而且也不用曬太陽,還可以吹冷氣,很舒服。」

然後潼潼又補充說:「當醫生和當老師,也很辛苦,我不要。」我們問她:「那當空姐好不好?」她問:「空姐是什麼?」「就是妳上次坐飛機時,都會問妳要吃什麼,送餐點給妳的那個阿姨。」潼潼連忙搖搖頭說:「不要,我會頭暈一直吐。」哈哈,上次她從香港坐飛機回台灣,一路上吐了三次,顯然她還記得那次悲慘的經驗。總之她的考量聽起來很實際,就是不要做危險和辛苦的工作。

我們說:「可是當保全要站一整天,都不能坐下來耶!」潼潼沒有被嚇到,她瀟灑的說:「至少我還有下班放假的時間可以回家休息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