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我一上線,潼潼就說:「我今天被冤枉了。」原來是有個同學說潼潼推她,害她撞到桌子,結果根本沒有。照潼潼的個性和平日的表現,若有人說潼潼推了別人,我還真的不意外。

但是,這回潼潼還真的是被冤枉了。因為導師Tina從頭到尾都看到了事件的經過,潼潼根本沒有推她的同學。

這讓我想到之前有一件事。潼潼有天回來後說今天同學叫她罰站,因為老師說有講話的人要站起來,但是潼潼忿忿不平的說:「我根本沒有講話,我只是喉嚨有痰,咳了一聲而已,可是他們都說我有講話。」我問她:「那你到底有沒有講話?」她說:「沒有啊,我就是喉嚨有痰,咳了一下而已啊!」媽媽問她:「那妳最後有站起來嗎?」她很不平的說:「我又沒有講話,為什麼要站?」果然像她固執的脾氣。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瀟灑地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但是我也的確最討厭被冤枉的感覺。總覺得男子漢大丈夫,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把自己沒有做的事情賴在自己頭上,的確是件很「厭氣」的事情。

上個星期有一天,潼潼回家後,一直在抱怨中午睡午覺的時候,因為有個小朋友鋪棉被鋪的太慢,所以Tina叫大家都站起來。可是有的小朋友沒有站,還是躺著。所以她回來後一直忿忿不平的說:「不公平,不公平,真是太不公平了。要站就都站,不站就都不要站,怎麼可以有的人站,有的人不站。」只要想到,就會來句:「不公平,不公平,真是太不公平了。」整個晚上,可能說了一百次以上吧!不過當媽媽問她:「如果今天是別人站,妳不用站,妳還會覺得不公平嗎?」她笑了,搖搖頭說:「就是因為我要站,我才會覺得不公平呀!」

還有一次,潼潼也是很不平的跟媽媽說:「阿嬤都誤會我。」原來是有一天,小朋友們在房間裡玩,伯威想玩一樣玩具,采潔堅持不給他,伯威急得大叫「姐姐」,阿嬤在客廳聽到了,直覺地大喊「潼潼」,無辜的潼潼立刻大聲抗議「又不是我!」後來阿嬤發現弄錯,也跟潼潼道了歉,但潼潼還是耿耿於懷,都過了好幾天,又跟媽媽提起這件事。

這和我認識的陳昫潼的確很相似,常常我們都勸她要記住別人的好,把別人的過錯忘掉。但是她總是只記得別人對不起她的地方,把人家對她的好忘得一乾二淨。

後來聽阿嬤轉述,說潼潼推她的那個小朋友,其實個性和潼潼蠻像的,只不過潼潼是個直腸子,有什麼話都是不分場合、不管對象的直接說出來。但是那個小朋友在學校和在家裡會說兩套完全不同的話,和同學都處不來,如果老師沒有一直招呼她,她就覺得老師不關心她。而她的媽媽也因為這樣,覺得都是學校的環境不好,因此一發生小朋友抱怨的情況,就帶著小朋友轉學。本來就是轉學到潼潼班上,現在又覺得這裡不好,要轉去別的學校了。

小朋友在學校,很多小問題在所難免。因為現在的家長孩子都生的少,所以每個人都寶貝的跟什麼似的。一旦出了問題,家長總是覺得是別人的問題。不過,也在幼稚園任教的阿嬸提供了另外一個案例,她說他們學校有個家長來接小孩,如果老師向家長報告說小朋友今天在學校又如何如何,那麼隔天來上學時,小孩身上就是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結果搞到後來,老師都不太敢說了。

其實我覺得小朋友去學校,就是去學習團體生活這種社會化的過程。如果家長把這些小枝小節看的太重,自己也介入其中,過度的保護自己的孩子,很可能會養成小朋友偏差的價值觀,對孩子來說反而愛之適足以害之。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