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記得近30年前唸幼稚園或是小學的時候,都是自己走路去上學。小學離我家大概有三公里左右,走路得走上半個多小時,但那時的治安沒有像現在那麼讓人不放心,所以都是讓小孩子自己上下學。

現在不管是幼稚園還是國小,只要一到上下學的時間,校門口滿滿都是接送孩子的家長。尤其是現在的上班族,常常為了接送孩子傷腦筋,說起來家長是愈來愈難幹了。

潼潼每天放學大概是4點左右,就算是才藝班上課最晚也就是5點半左右。我人在北京,媽媽下班回來都八點多了,所以都是阿嬤去接潼潼放學。當家長接小孩的時候,老師通常會和家長談論一下當天小朋友上課的情況,交換一下心得。

前幾天上MSN時,媽媽說,潼潼今天上學推了一個小班的小朋友,害那個小朋友的臉擦到地板上。我問潼潼:「妳為什麼推小朋友?」她振振有辭的說:「他就一直坐在中班的座位上啊!叫他走他都不走。」我說:「那妳也不可以推小班的小朋友啊!他那麼小,妳還推他,他很容易受傷。」潼潼嘴裡嘟嘟嚷嚷的:「他又不是小班的,是幼幼班的。」媽媽在旁邊驚叫了一聲:「那更小,妳更不應該了。」

結果這件事才結束沒多久,隔沒幾天,媽媽又MSN說:「阿嬤說她今天對潼潼特別兇,因為連續三天去接潼潼,潼潼都被告狀。阿嬤大概覺得很沒面子,說以前懿軒和采潔都沒有被告過狀。所以阿嬤對潼潼說,如果她再被告狀,就不去接她了。」

連續三天被告狀的原因,第一天是潼潼吃東西很不專心,不小心把湯汁潑到同學的身上;第二天,潼潼自己在學校裡亂跑,結果被別的同學撞到,反而還兇人家;然後第三天,老師應景在學校裡教做端午節香包,潼潼保持一貫不專心的傳統和態度,老師在教什麼根本沒在聽,只是不斷的說她不會。

晚上洗澡時,媽媽問潼潼,潼潼只是一直哭得很傷心,說:「今天做香包,老師要我們自己找要縫在哪裡,可是我不會……」媽媽問:「那老師要妳們自己找縫的地方時,妳有沒有認真找?還是就一直哭著說自己不會?後來老師教妳時,妳有沒有認真聽?」結果潼潼完全不回答有沒有專心聽,只是一直重覆哭說她找不到。

媽媽說:「縫東西大概就像妳平時在玩的穿線遊戲一樣,穿過來、穿過去,只是沒有做好的洞,要你自己拿針刺進去。」潼潼一直說「不是這樣」。因為媽媽實在沒看到她們香包到底是什麼樣子,不知道該怎麼幫她,只能說:「下次遇到這樣,不要先一直覺得自己不會,不要老想著等人家告訴妳答案,先自己用眼睛找,用腦袋想。如果真的還是找不到,可以問問同學或老師,但不可以一開始著等別人告訴妳答案。如果都不自己動腦,以後沒人告訴妳,就什麼都不會,那怎麼辦?」

媽媽接著說:「人家很多盲人看不到,也沒有因為這樣就說我做不到,我不行,人家盲人還是可以自己出門坐公車、捷運,可以打電腦,可以打棒球,做很多事。」潼潼一下問:「真的嗎?都看不到還可以打棒球,好厲害哦!」一下說:「我沒看過耶!」講來講去,就是又把話題扯開了,不提自己不專心和不認真的事。

潼潼啊,不管幹嘛老是不專心,做事也莽莽撞撞的。這些行為啊,都應該要想辦法慢慢來矯正。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