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時我們回南方澳,照例要到海邊去玩。阿嬤一直交待千萬別讓潼玩水,我們就只在海灘上玩砂子。後來阿叔來了,抓著品蓁讓海浪沖她的腳,品蓁樂得咯咯笑。潼一看,立刻也跑過去,媽媽才放個東西準備跟上去,就看到潼已經被一個大浪打到,趴在沙灘上全身溼透了。還好沒有被浪捲走,但也夠母女倆驚嚇的。

農曆七月,民間習俗上,在地獄裡悶了一年的好兄弟們總算可以出來放風一個月,透透氣,享受人間的祭拜。當然,更恐怖的就是「抓交替」,所以每逢這一年一度的農曆七月,老人家總是千交待萬交待的,千萬別靠近些危險的地方,尤其別去玩水。

只不過,我這趟回家,才下飛機的第二天,就帶潼潼到姑姑家的游泳池玩水去了。夏天嘛!有那個遊戲比玩水好玩呢?

這趟回來前,照慣例我還是得準備一堆的禮物,免得孩子們失望。雖然每次回來之前,我總是要問潼潼:「妳到底是喜歡禮物還是喜歡爹地?如果我沒有帶禮物,妳還歡不歡迎我回家?」潼潼總是說:「當然歡迎啊,你沒有帶禮物回來,我還是很高興你回家啊!」

既然孩子這麼熱情,我也沒法讓他們失望啊!這趟回來的行李箱裡多了幾把水槍、救生衣什麼的玩水用品,然後在幾個小時後就派上用場了。吃過飯後,孩子們說要去姑姑家的泳池玩水,雖然我搭了一整天的飛機,疲勞加上睡眠不足讓我有些怠惰,不過……當然……最後還是得打起精神,跟著一起去了。

姑姑家的社區泳池只開放到晚上九點,我們到達時大約是晚上八點多左右,泳池裡已經沒有什麼人了。無聊的救生員坐在一旁無事可幹,只能偶爾拿起長桿的撈網,撈撈飄落在泳池裡的樹葉什麼的。

懿軒和采潔都有在學游泳,所以對於「游泳」這兩個字大概也比較有概念。懿軒穿著泳褲,戴著蛙鏡,不用穿戴任何的救生器具,可以有模有樣的打水,把臉埋在水中也沒有懼色。采潔則需要趴在浮板上,雙腿打水前進,但是整體來說,只要戴上了蛙鏡,他們大概都敢把臉埋到水裡去玩。

潼潼可不行了,雖然泳池的高度大部分都只到潼潼的胸口,但是她還是一開始就要求穿上救生衣然後才要下水。不過下了水之後,也許有救生衣護體,所以她倒也自得其樂的玩耍了起來。

其實我仍然處在疲倦以及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大部分的時間只是坐在泳池中,一動也不動,眼睛盯著看著孩子們。有幾次,我試著要教潼潼一點游泳的觀念,拖著她的身體,讓她試著用腳打水。但是這種需要練習的事情,她總是很快的放棄了。有時,我真的會懷疑她當初練直排輪時,是怎麼撐下來的。

不過,因為農曆七月了,泡在池子裡時,我也偶爾會想起那些從小聽到大的鬼故事,水鬼拉人抓交替的民間傳說,然後不斷的思索著,如何在這水深平均不到100公分,而且大部分都只有50公分的池子裡抓交替?

當然啦,我也不會在幾個小朋友玩水的時候,跟她們說這麼恐怖的故事,以免他們心裡有些觀念不正確的障礙。不過接下來我在台灣的這一週裡,潼潼光是去姑姑家的泳池玩水就去了三次。還是那句話,夏天嘛,還有什麼比玩水更好玩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