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這幾次回台,不管多晚,潼潼都會到機場來接機。加上懿軒和采潔的熱情,常常都會搞成一個龐大的接機團,這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這回大陸的十‧一長假前,按照慣例我還是訂了週五的機票回台灣,到台北的時間是下午三點。本來這回和媽媽說好,潼潼已經大班了,就讓她在學校繼續上課別來接機,我回家剛好還可以去接她放學。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週五那天,潼潼學校的老師剛好要到國外員工旅遊,所以那天學校不上課。媽媽在MSN上說道:「你女兒註定要去接你的。」

懿軒和采潔也得到這個訊息了,當然都說要來接我,姑爹那天下午還特別向公司請假,要載兩個孩子來機場。阿嬤聽說有兩台車會去,馬上加入接機的行列,而且要帶著品蓁一起。這下子,又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接機團。

不過因為上個月雜誌編務的工作量驚人,所有的同仁連續兩週熬夜加班,所以早在週五之前我已經簽了加班補休的單子,整個編輯部從週四開始就幾乎呈現空城的狀態,想想自己一個人留守公司也無事可幹,所以又把原定週五早上的班機往前挪了半天,改搭週四晚上的班機。

這麼一改,到台北的時間變成凌晨一點鐘左右。潼潼聽到我的時間改了,不只堅持她要到機場來接機,而且興奮地開始盤問:「哥哥姐姐那天是不是還要上學?」「所以他們不能去機場對不對?」等到她確定那天只有她可以到機場接機時,不禁歡呼了起來:「YA!沒有人可以和我搶爹地了!」很滿足的認為取得了重大的勝利。

我還記得前幾天,潼潼睡前向媽媽說她都會做惡夢,夢到家裡有魔鬼,所以都不敢睡覺,問媽媽要怎麼辦?媽媽安慰她家裡沒有魔鬼,而且媽媽會保護她,但潼潼還是一直說她會怕。晚上上線時,媽媽又把這個問題推到我身上來。我向潼潼解釋了魔鬼會怕好人,因為我們都是好人,所以魔鬼不會靠近我們之類的話。隔天早上,潼潼向媽媽說:「我昨天夢到爹地躺在我旁邊耶!」媽媽說:「啊!原來魔鬼就是爹地?」潼潼急忙說:「不是啦,我爹地不是魔鬼。昨天沒有夢到魔鬼,是夢到我爹地。」媽媽又問:「那妳做的是好夢囉!」潼潼這才點點頭。

回台北當天,搭上了晚上六點飛往香港的班機,然後轉搭晚上十一點飛台北的班次,順利的在凌晨十二點半降落在桃園國際機場。一走出機場,果然看到潼潼、媽媽和阿嬤坐在椅子上等著。潼潼也一如往常很有元氣的朝著我邊跑邊喊:「爹地!」然後一把跳到我身上來。

在等我走出機場時,來接機的媽媽想:「這麼晚了,潼潼會不會是機場裡唯一的小孩?」放眼一看,發現居然還有兩、三個小朋友在機場等著接機,他們大概也是想快點看到自己最親愛的人吧!最無辜的是阿嬤,被潼潼點名陪坐車,把阿嬤的大腿當作枕頭,一路從板橋躺到了桃園。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