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潼潼每次到捷運站搭捷運時,總喜歡在身高表前量一下,然後問媽媽說:「我到哪裡了?」媽媽會告訴她「到長頸鹿的脖子了」、「到長頸鹿的眼睛了。」因為還不到要買票的身高,進出站時,潼潼總是自動自發的從閘門的橫桿底下鑽過去,但心裡一直期待著,趕快長到比長頸鹿還高,就可以買票進出了。

之前,懿軒和采潔因為身高已經超過,所以姑姑和姑爹帶著他們去台北車站的捷運商品館,挑一張自己的悠遊卡。那天潼潼也跟去了,我們答應她,只要她身高一過,需要買悠遊卡時,我們也會帶她來挑一張她自己喜歡的悠遊卡。

這陣子潼潼的身高已經突破規定搭乘捷運要購票的門檻-115公分。所以老早,媽媽就決定買張悠遊卡給她當生日禮物。在她生日前一個禮拜,媽媽挑了個禮拜六,帶著她搭捷運到捷運商品館,要讓她挑一張自己的悠遊卡。沒想到捷運商品館因整修到12月底前都暫停營業,業務暫時移交到悠遊卡客服中心。轉到悠遊卡客服中心一看,鐵捲門是拉下來的,打電話到捷運公司查詢,才知道客服中心只在週一到週五開放,而且時間只到下午七點。根據媽媽的下班時間,無論如何都來不及帶潼潼一起來挑選了。

這個工作一直等到我回台北的那個週五,潼潼四點半一放學,我馬上帶著她搭了捷運到台北車站。不過因為事前消息的掌握不夠精確,我們父女倆居然在台北地下街晃來晃去,老是找不到地方。我一直打電話問媽媽,偏偏媽媽這種「報路」的技巧實在不怎麼樣,潼潼最後直接問我:「你知不知道在哪裡啊?」

最後終於問到一個工作人員,很明確的回答:「在新光三越底下。」我們才得以脫離在台北車站地下街鬼擋牆似的繞路,趕在下班前十分鐘到達服務中心。

服務人員把所有的圖案都拿出來給潼潼挑,主要是三大系列,有「小熊維尼」、「Hello Kitty」和「史努比」。服務人員還特別提醒,這張卡片是不能退的,裡頭沒有車資,同時,不是每張圖案都是學生票。

潼潼看了一下,挑了一張「Hello Kitty」系列中,她們在打掃教室的圖案,她覺得那張最漂亮。很幸運的,那張正好是一張學生票。

我馬上幫她儲值了200元,然後兩個人就搭捷運回家。這回她大大方方拿著她自己的悠遊卡刷卡進站,不必再像以前一樣從閘門底下鑽過去,然後回頭朝我亮了亮手上的悠遊卡。和大人一樣刷卡進站,對於她認同自己長大了,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在捷運上,我們兩個一直在討論悠遊卡的事情。她對於自己的悠遊卡非常的滿意,我笑了笑,把我的悠遊卡也拿出來給她看,是兄弟象在職棒14年發行的三連霸紀念悠遊卡。畫面是以黑色為基調,陳致遠、彭政閔和蔡豐安三個人正在揮棒打擊的分格畫面。

潼潼一看到我的悠遊卡,直嚷著:「你的好醜,我的比較漂亮。」坦白說,她的眼光非常正確,以我一個出版人的眼光來看,這張兄弟象的紀念卡實在沒有什麼設計感,畫面也的確不怎麼樣。

一路上,潼潼總是不時的把她的悠遊卡從塑膠套裡拿出來賞玩一番;我則是擔心照她的迷糊個性,這張卡片拿進拿出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搞丟了。所以隔天,我們馬上去家附近的書店,讓她自己又挑了一個證件套,把她的悠遊卡放在套子裡,掛在脖子上。這樣,應該可以減少一些遺失的機會吧!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