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已經有好幾個月,我幾乎沒有在MSN或Skype上和潼潼用Webcam聊天。因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網路的連線速度變得很不穩,每次連上線,也講不到幾句話就會斷線。

北京公司和台北公司之間的通訊是使用VPN的技術,所以台北和北京之間互打電話就像內部分機一樣。而我如果在北京用公司的電話打回台北家中,是先利用網路連回台北,再從台北公司的總機撥打出去,就好像我們在台北打電話一樣,於是我後來總是在公司打完電話聊完天後才回家。

這種打電話方式多了幾次之後,潼潼似乎也開始知道在傍晚撥回去的電話都是我打的,所以只要鈴聲一響,她總是衝第一的拿起電話,然後:「喂!請問你找誰?」聽到是我的聲音之後才高高興興的大喊:「爹地~~~~」

有一回阿嬤先接到電話叫潼潼來聽,潼潼一接起電話直接就喊:「爹地~~」,因為她知道這個時間打來的準是爹地沒錯。

不過,對潼潼來說,和我講電話似乎只是一種儀式,代表著這個做父親的仍然愛她,所以只要她有和我講到電話,幾乎不到30秒就會說:「好了,我要去看電視了,爹地Bye! Bye!」談話的內容和長短一點都不重要,只要有「講到電話」,她就算完成了做女兒的義務。

有次在MSN上,媽媽問我:「你今天有打電話回去嗎?」我說:「打過了。」我打電話回去,是潼潼接的,她接過電話,我用台語問:「你是誰?」她說:「我是潼潼。」我說:「你在幹嘛?」她說:「我在玩。爹地,我講完了!」然後她就匆匆趕進房間繼續她和兄弟姊妹的遊戲了。聽到這裡,媽媽笑了出來,回了一句:「她跟小木偶都講得比你久。」

潼潼有一部家用的電話機,是她專門用來打電話給卡通人物的。有天,她從五樓要到四樓時,帶著她那部專用電話,然後邊走樓梯,一手提著話機,一手拿著話筒:「玻璃娃娃,妳最近心情好嗎?」聊了一會兒又:「小木偶,你最近還有說謊嗎?」講得跟真的一樣,甚至潼潼抄了一張紙條,上面用注音寫了玻璃娃娃和小木偶的電話號碼。當然,那號碼是她編出來的。

最近潼潼學會注音符號的拼音後,開始喜歡在MSN上用注音輸入法和我打字,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亂打,但是偶爾也會認真打幾句話來看看。像是「爹地我覺得你上班賺錢好辛苦」「你乾脆不要上班好了」或是「爹地我喜歡你」,偶爾會有幾句英文「daddy I love you」,但英文就要請媽媽拼給她打了。

潼潼的拼音還不是那麼熟,尤其是有三個音符組成的,就見她先在嘴裡拼出ㄉ、ㄧ、ㄝ、ㄉㄧㄝ,然後開始在鍵盤上找ㄉ,好不容易找到ㄉ輸入了,又忘了ㄉ後面是什麼音,於是再拼一次ㄉ、ㄧ、ㄝ、ㄉㄧㄝ,然後繼續在鍵盤上找ㄧ,接著同樣的程序輸入ㄝ,最後再伸出她小小的手指頭開始算ㄉㄧㄝ是幾聲然後輸入。所以簡單的一句話,潼潼往往得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完成。

不過,這也累得我為了和她溝通,只能放棄我每分鐘可以輸入60字以上的倉頡輸入法不用,也跟著在鍵盤上一個個的找注音符號,然後吃力的敲下「ㄨㄛˇㄧㄝˇㄞˋㄋㄧˇㄚ˙」或是「ㄋㄧˇㄌㄨㄢˋㄉㄚˇㄨㄛˇㄉㄡㄎㄢˋㄅㄨˋㄉㄨㄥˇ」這樣的句子。

那天媽媽回家後,問潼潼:「爹地有沒有打電話回家?」潼潼說:「沒有。咦!等等,我去開電腦,看看爹地有沒有上網?」現在的小孩子啊!真是讓人不能小看。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