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年大年初二,我們總是陪阿嬤回南方澳的娘家。今年阿嬤一直都沒說到底要什麼時候出發,直到大年初一的晚上,大家決定趁著半夜走國道五號回南方澳。這條新完工的雪山隧道雖然有許多的爭議,但是不可否認,它大幅縮短了阿嬤回娘家的時間。

初一晚上十二點,大家收拾好行李,帶了一些要在車上吃的零食和飲料,就從家後方的高架橋接上北二高,準備轉往國道五號到蘇澳。出發前,我實在很擔心雪山隧道塞車的情形,所以連上了高速公路即時Webcam的系統,看了汐止、宜蘭、羅東和雪隧內的車流速度都很正常後才出發的。

一路上果然車行順暢。采潔保持了上車就睡覺的好習慣,開車後沒多久就睡著了。路上大家在討論潼潼第一次晚間從長達13公里的雪隧出來時,看到蘭陽平原的燈火夜景,還驚呼了一聲「好漂亮哦!」潼潼則一直計算著她比姐姐少看了一次,所以如果這次姐姐睡著沒看到,她沒睡又看了一次,雙方就平手了。於是她也就真的撐著沒睡覺。

到阿祖家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我是累的想睡覺,而兩個小女生居然玩起不睡覺的遊戲。在吃完史上最難吃的蚵仔煎後,我大概凌晨三點睡,媽媽凌晨四點睡,晚一點潼潼也睡了,而據阿嬤說,采潔真的一晚都沒睡,直到早上五點才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

這兩天,南方澳的天氣一直是大雨小雨不斷,大家沒法像以往一樣到後面的海邊走走,全都悶在房間裡。到了下午三點左右,我終於決定開車載潼潼到宜蘭友愛百貨的湯姆熊遊樂場,去玩玩那些小朋友的遊樂設施。

貪心的媽媽一次換了500元的代幣,原本代幣是一枚五元,現在買一送一,所以我們一共換了200個代幣。沒想到那裡的設施和台北的不同,潼潼繞了一圈,都找不到她愛玩的幾種夜市滾滾樂遊戲,就連彈珠台的玩法也不一樣,在和機器比賽剪刀石頭布之後,潼潼試著玩了推幣機,只要往機器裡一直投代幣,當代幣越來越多,把前端的代幣擠落,就會有彩票跑出來。

看著彩票不斷跑出來越來越長一串,潼潼很興奮,知道這些彩票還可以換禮物後,潼潼似乎一心只想趕快換禮物,宣布她不想再玩了,換了禮物就要回家。可是我們還剩下大概300多元的代幣,這下子只好兵分兩路,媽媽和潼潼在服務台前拉客人,把我們多的代幣推銷給要換代幣的人;我則守在兌換代幣機的旁邊,看到有人要投幣換代幣時,趕快上前推銷。潼潼賣完走過來看我,還會問:「你賣完了嗎?」

潼潼把她贏來的200多張彩票全都換成了KIKI RARA的小筆記本,據說這圖案還是林志玲的最愛,然後抱著7本KIKI RARA的本子回到南方澳。

我常常覺得帶孩子們回南方澳,最大的不同在於去海邊玩玩砂,或是有空曠的地方可以放放炮。既然這兩天都在下雨沒法玩砂,買幾支炮到海邊放放總是可以的。所以雖然晚上天空還是有點毛毛雨,我還是帶了二個小女生去買了些煙火炮竹來放。有了去年的經驗,像水鴛鴦或是衝天炮之類的都不必了。買了幾支彩色的仙女棒,買了四盒射上天空會發出各種顏色和圖案的煙花。然後趁著雨沒有下大,趕緊到後頭的海邊點一點,放一放,算是了了樁事。只是這兩年煙火放下來,才覺得放這些炮的代價一點都不低,隨便一買都要上千元,而且還放的不過癮。

為了避開塞車,我們回台北也挑了晚上十一點以後出發。和來時一樣,都只花了八十分鐘就到家了。唯一不同的是,回程全車人都在睡覺,只有我是醒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