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打電話回家,本來只是想問一下我透過露天拍賣買的Lamy Safari鋼筆寄到了沒。在這種網路時代,就算在北京,也能很方便的透過網路轉帳的方式,購買任何你想要的東西。這支鋼筆的設計很適合練習正確的握筆姿勢,所以特地買來給潼潼練習握筆用的。 

在差不多準備要掛電話時,阿嬤補上一句:「你們潼潼的入學通知來了,是新埔國小。」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突然讓心裡浮現了許多異樣的感覺,也有種揭開謎底的確定感。那種感覺,就像當年洗澡洗到一半,突然接到兵單時知道自己要去關東橋一樣。

以前我們這個學區是屬於莒光國小的,我自己也是莒光國小畢業。每天上學從家裡走到學校,大概得走上三十分鐘左右。加上以前我們走路的路線,現在幾乎都改建成大馬路了,走到學校的風險高了許多。如果是唸新埔國小,那麼上學的路線會安全許多,只要過個馬路,接下來都是騎樓或人行道。

阿嬤說,潼潼知道自己是念新埔國小後,有些失望。因為她幼稚園是和懿軒、采潔念一樣的學校,她總以為可以繼續和他們念同一個小學。采潔也哇哇喊著:「那妳以後就不能跟我們一起上學了。」於是,那個晚上,就聽到潼潼一直唸著:「我不想讀新埔,我想讀莒光。」

導師Candy知道後,建議我們向學校查詢是不是還有名額。其實我本來是覺得小學念哪一間都無所謂,沒什麼差別。但想想,如果能跟懿軒、采潔同一個學校,總是多個照應。於是媽媽打電話到莒光國小詢問,得到的回答是我們不在莒光的學區。媽媽不死心,上市公所網站查詢,發現學區分配表裡提到我們這個里的新生如果有哥哥、姊姊是念莒光的,可以選擇就讀莒光。媽媽再打到莒光去問,校方解釋,那是因為我們以前的確是莒光的學區,但現在已經分出去了。考量到如果家裡的孩子念不同的學校,會造成家長的不便,所以才有這項條款。但校方也強調,今年的新生即使有哥哥姊姊念莒光,也不見得能讀莒光,因為莒光已經額滿了。既然如此,我們也就順其自然吧!

只是,潼潼的出生,感覺還不是太久遠之前的事情,一轉眼之間,她就要唸小學了。人家說,「看囝仔咧大漢卡緊」,現在還真有點那種感覺。自己在BLOG上翻翻幾年前的照片,就會覺得孩子大了,自己老了,那種想回家的感覺也就益發的強烈了起來。

二年多前來北京時,自己心裡就打定主意20076月前要回到台灣,陪著潼潼開始她的小學生涯。在今年三月的時候,我還很想昭告天下的把自己MSN的暱稱改成「破百」。

但是現在公司正在重整,派不出人手來,希望我能夠在北京多留半年。這一下子,讓我陷入了兩難當中。我從來都說話算話,從小到大,答應孩子的事情更是一定做到。所以,要延後回家的時間,在主觀上,我是相當的不願意。

但是,我也的確理解目前公司遇到的麻煩;同時如果我不答應多留半年,北京這個一手建立的單位有可能在轉手之間就被高層亂搞,感覺上,似乎在情感上也對不起那些由我一手招聘,跟著我拚了兩年的編輯。

於是就又帶著這種複雜的情緒回到北京了。

這趟要回北京的那天早上,潼潼很早的起床了,起來後的第一句話是問阿嬤:「爹地是今天回北京嗎?」阿嬤說是,於是她自己打了PHS的對講機,要我送她上學。其實也就像平常一樣,帶她到了學校門口,她就自己進去了。只是我相信她心裡的感覺,和平常一定還是有些不同的。

終於要唸小學了啊!潼潼成天擔心上小學,成天不想離開幼稚園。如果她聽得懂,我該送她一句話:「說再見總是很難,但新的開始同樣精采。」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