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我差不多都沒有再使用Webcam和潼潼連線,取而代之的,是我每天大概六點到八點之間,會打通電話回家,和潼潼講講話。因為那個時間是潼潼放學回家、吃飯、在客廳看卡通的時間,通常懿軒、采潔、品蓁也都會在,也是我還待在公司的時間,可以利用公司的VNIP打電話回家的時間。

常常電話一接通,十之八九都是潼潼第一個搶上前來接電話,聽到是我的聲音之後,喊聲:「爹地~~~」然後第二句話就是:「還有幾天?(還有幾天會放假回臺灣)」不過她通常沒什麼耐性,講不了幾分鐘,就會:「爹地,Bye! Bye!」然後去忙她自己的事。

其實我還蠻enjoy這段時光的,通常潼潼講完了之後,就會有一堆的小朋友輪番上陣「阿舅~~~」、「阿伯~~~」,又不能偏心不講,於是我就得耐心的像個客服人員一樣,一一的回答完所有小朋友的問題,讓他們心滿意足的離開,我才能掛電話。

因為我打電話的時間很固定,所以只要在那個時間裡電話響了,潼潼總是很自然的第一個衝去接電話;如果有哪次被別人搶先了,就會開始生起氣來,然後叫嚷著「又不是他們的爹地,幹嘛要搶先接」之類的。

上回我回台北,正在飯桌上好端端的吃飯。大概晚上七點多電話響了,潼潼一把衝上前去,可是電話被就在旁邊的阿叔接了起來,當下潼潼馬上垮下臉來,臭著臉的看著阿叔。阿叔對著飯桌一指,說:「妳爹地在那裡。」潼潼看到我在飯桌,垮了的臉突然笑了出來,說:「對哦!」

打電話回去,其實和潼潼講上話的時間都不太長。一來是,她好像不是很習慣在電話裡和我分享一些心情,通常是我要一直追問,她才會有一句沒一句的想。有時被問煩了,還會來一句:「你問這麼多幹嘛?」

北京的公司和台北的公司之間,有一條專用的網路被模擬成內部網路,所以我們可以透過北京的總機像是撥打內線(免費)撥到台北的總機,再由台北的總機撥打電話給台灣的任何一支手機或是市內電話,這種感覺,就像人在北京,但是只花了市話的錢就可以和家人聊上天。

而我一直到最近才知道,原來公司的總機還有一個特別的功能,就是我如果在北京的家裡,也可以從家裡撥打北京公司的總機,再輸入密碼之後,就可以使用這條內部網路撥回台灣,這意味著,即使我不在公司裡,仍然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和家人聊天。只不過這種撥打的方法,要先按8鍵輸入北京市話,再輸入切入VNIP4個分機號碼,再輸入6位數的密碼、然後再輸入3位數切入台北的主機,然後再撥打台北的電話,最後還得加上個「#」字鍵,加起來,每打這樣一通電話回家,再按下30個按鍵才能通上話。如果電話不通,這個流程就得重來一次,再按30次按鍵。

有了這方便的工具之後,我即使加班回到家中,也「三不五十」的打電話回去找潼潼,有時甚至一天打好多次電話。有次,我晚上七點多才打過電話,晚上九點半,我又打了電話回去,潼潼接起電話說:「咦!爹地,你今天不是已經打過了嗎?怎麼又打了一次?」我說:「因為我想妳啊!」結果潼潼回答我說:「想我也不能亂打電話啊!」

哼!最好妳以後也會這樣對男朋友講話啦!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