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底是祺祺叔叔入伍後的第一次懇親會,姨婆為了要在一早七點鐘開放時,就把祺祺叔叔給領出來,打電話來找司機,看看有沒有人可以載她到頭份的斗煥坪新兵訓練中心。

我們問潼潼要不要去看祺祺叔叔剔光頭當阿兵哥的樣子,她一口就說好。於是我們打了電話給姨婆回覆,沒想到祺祺叔叔的女朋友已經答應要開車載姨婆去,所以我們也不用趕一大早出發。

大概早上九點多,我們一共兩輛車出發,阿公、阿嬤、采潔和姨丈公一部車,我們一家三口一部車。加了油,買了回數票,開車從北二高南下,接北一高再從頭份交流道下,整個路程算是相當順暢,大概只花了一個小時左右就很順利的到達營區。

初入營區,自然有一堆身穿軍服的阿兵哥指揮交通,檢查汽車行李箱有沒有違規物品等等。看著那些頭載小帽,軍服上掛著班長、二兵等軍階的學弟,也讓我想到自己14年前入伍的模樣。

我入伍的中心是在新竹的關東橋,在我們那個年代,「血濺車籠埔、淚灑關東橋、快樂在新中、歡樂滿仁武」的順口溜,一下子就把幾個新訓中心的特色給描繪了出來。14年過去,這句順口溜也愈接愈長,成了「魂斷金六結、淚灑關東橋、血濺車籠埔、歡樂滿仁武、快樂斗煥坪、關西渡假村、中坑烤肉營……」有了那句「快樂斗煥坪」,大概祺祺叔叔的日子也不會太難過。

幾個阿兵哥引導我們把車停在一個500障礙場,打了電話問早到的阿嬤他們具體的位置,阿嬤說:「他們現在在唱歌,你就看有阿兵哥在唱歌的地方就是了。」可是放眼望去,每個連集合場的新兵全都排成講話隊形在唱歌答數啊!反正大概是表演給家長看,順便點名吧!

「原地踏步~走」幾百雙軍靴踏在地上,發出砰砰砰砰的聲響,那種整齊劃一的單純,其實很容易震撼人心。「精神答數~」「雄壯、威武、嚴肅、剛直、安靜、堅強、迅速、確實、沉著、忍耐、機警、勇敢。」

「男兒立志在沙場,兒立志在沙場,預備~唱」「男兒立志在沙場,馬革裹屍氣豪壯;金戈揮動耀日月,鐵騎奔騰撼山崗。頭可斷,血可淌,國家疆土不可喪。挺起胸膛把歌唱,唱出勝利的樂章。」咦!「國家疆土不可喪」?這句本來是「中華文化不可喪」,我們的「去中國化」的確有些成果。

祺祺叔叔剛好站在第二排第三班,在他們唱歌答數時,我們一堆人就站在他的身後,采潔和潼潼兩個小女生也對著他指指點點的。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阿兵哥站得整整齊齊的,大聲唱歌答數,潼潼大概覺得很有趣味。直到部隊解散,潼潼還在說:「爹地,我還想看。」

表演完畢,就到餐廳去會客。姨婆去的早,位子也佔得好,靠近門口通風處,也靠近電風扇。阿公、姨丈公和我,幾乎不可避免的談起了當年服役時的各種經驗。大家一直恐嚇潼潼,叫她長大也要當兵。潼潼老神在在的說:「我是女生,我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當兵,我~~不~~要~~。」

回來後,潼潼低著頭若有所思的Murmur著:「祺祺叔叔好辛苦。」「祺祺叔叔好可憐。」媽媽問她:「為什麼?」潼潼抬起頭來問媽媽:「妳不覺得嗎?」然後又低下頭說:「希望祺祺叔叔早點不用當阿兵哥。」

隔天接三個小朋友放學的時候,懿軒和潼潼又開始鬥起嘴來。走著走著,懿軒問我:「阿舅,你以前當兵是當二年嗎?」我說:「對啊!」懿軒接著問:「那有沒有三年的?」我回答:「一開始當兵要當三年啊!然後改成二年,現在改成一年。」

潼潼聽到這句話,馬上說:「那我希望以後再改回三年,等到柯懿軒要當兵時,就要當三年。祺祺叔叔說當一年兵他就覺得很痛苦了,懿軒當三年會哭死。」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