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潼潼小的時候,我們就擔心她長大之後,人際關係會處理的不好。因為從小就可以看出她個性中那種強烈的……怎麼說呢?我們姑且稱它為「警察性格」好了,過於明顯。

舉個例子來說,在玩遊戲時,她非常堅持一些規則,只要玩伴沒有照規矩,或是玩到一半不想玩,她總是非常的生氣。又或是,有些事情對她來說,幾乎沒有任何轉寰的空間。往好處想,你可以說她重視承諾,所以當談好的事情一旦沒有照著原來的協議執行,她總是非常的不高興。像是有一次,說好輪流當鬼,結果該輪到潼潼當鬼時,同學說不玩了,潼潼就很生氣,覺得大家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而且只有她沒當到鬼,很不公平。

有天打電話回去,她突然拿著學校的課本,一課課的唸給我聽。但是只要唸到有「快樂」兩個字的地方,她總是自己加上「我一點都不快樂,我是全世界最不快樂的人」,然後再接著唸課文。她常常說同學都欺負她,新埔和晨暘的都是,大家都不和她玩。

那天姨婆打電話來跟潼潼聊天,潼潼跟姨婆提到白天在學校發生的一件事。一個同學請潼潼幫她顧東西,後來其他同學要把潼潼趕到旁邊去,潼潼說她在幫人家顧東西,那些同學就把東西的主人叫來,這時主人卻說她現在要其他同學幫她顧東西,不要潼潼幫她顧了。潼潼跟姨婆抱怨,明明是同學自己要她幫忙顧東西的,後來怎麼可以這樣。國小老師退休的姨婆說:「沒關係,我去學校幫你跟老師還有同學說。」

本來以為姨婆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姨婆居然是認真的,她真的打算找一天到潼潼的學校去找老師面談。因為她很在意潼潼說「我都沒有朋友」,怕會影響她的心理成長。

我們趕緊把姨婆攔了下來,覺得小孩子的事,大人不用那麼快介入。一來,這種介入對潼潼未必好,也許讓老師和同學更有壓力,她會更孤單;二來,情況未必有潼潼講得那麼嚴重。小朋友嘛,芝麻綠豆大的事,對她來說像是生活的全部,也許事情被放大了;三來,很大一部分是潼潼本身個性的問題,如果她沒有學會和同學相處,難不成要所有的同學都配合她嗎?

而且,雖然潼潼都murmur著她不快樂,但是她每天早上幾乎都是開開心心笑著走進學校上學的,所以到學校對她來說,應該還沒那麼痛苦,至少還不到三毛那種會在校門口昏倒的程度,目前也沒看到潼潼出現什麼偏差行為。晚上洗澡時,潼潼常在浴室裡扯著喉嚨大聲唱自己亂編的歌,唱完之後咯咯笑個不停,一直問:「好聽嗎?」阿嬤就笑說:「這樣要說她有多不快樂,我也不相信。」所以,我們是認為不要太早為她出頭,先讓她自己去處理自己的事情。有時,個性倔強,吃點苦頭也是應該的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琦珊
  • 我怎麼覺得你在寫我們家的Dawson呀~
    只是他的年紀小了4歲
    還遇不到這麼複雜的情況

    他也是射手座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