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南方澳,小姨婆晚上在家裡請吃飯。冬天的晚上天黑的快,我們大約在傍晚五點半左右到達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還下了點小雨,微濕的地面反映著昏黃的路燈。

小姨婆在廚房忙進忙出,大家都在客廳待著。有人看電視,潼潼則忙著和一隻叫「老大」的小土狗玩著。所有的人叫聲「老大」,老大就會回過頭來看著發聲的人,獨獨潼潼喊的沒有反應,這讓潼潼很不服氣,於是不斷的叫著「老大!老大!」舅公過來對潼潼說:「妳要對牠客氣一點,牠的年紀比你還大。」大概看這麼小的一隻狗怎麼可能年紀比自己還大,潼潼怎麼也不相信,一直問:「真的嗎?真的嗎?」

這時,外頭不時傳來響聲極大的「砰」,就像是炮彈的爆炸聲。原來在姨婆家的轉角處,有一個爆米香的小攤販在那裡做生意。每次爆米香做完,要打開時,他總會大喊幾聲:「買砰啊!買砰啊!(要爆了!)」然後一打開爐子,「砰」的一聲,伴隨著一陣濃煙和稻米的香味。

我大概九歲以前住在南京東路時,家附近也常有這種爆米香的攤子,那種30年前的響聲和現在聽到的沒什麼不同。在那個年代,能夠吃上一口這種由米爆出來甜甜的東西,已經是很好的零食了。

這幾十年,整個社會快速的發展,便利店的零食不管在種類或口味上都多的讓人不知道如何選擇,我也幾乎沒有機會再遇見爆米香的攤子。難得在這裡還能看見一回,於是吃飽飯後,帶著采潔和潼潼去買爆米香,讓她們也見識一下這種很具歷史感的零食。

兩個小朋友很高興的一個人捧著一筒米,一個人拿著一袋花生,放在老闆的攤車上。這個爆米香是一對夫婦共同經營的,先生負責爆米香和煮麥芽糖漿,太太則負責把爆好、拌過糖漿的米香放到模板裡壓型、切割和包裝。由於爆一鍋米香的時間大約是6分鐘,再加上攪拌和切割的時間大約十多分鐘,前面又有二個客人,等著等著,沒耐性的潼潼一直嚷嚷著:「好久哦!」

老闆在服務完前面的客人後,終於輪到我們了。老闆把我們帶來的米倒進一個看起來很厚的鐵罐中,把蓋子蓋上後,移到一個小爐火上,點火開始製作。由於鐵罐是完全密封的,在爐火的加熱下,米粒會因為壓力的關係而爆開來,就像爆米花一樣。

就在米粒開始加熱的同時,老闆同時點燃了另一鍋爐火,在鍋子裡加了一點沙拉油、砂糖、麥芽糖和水開始熬煮,一直要把固態黏稠狀的麥芽糖煮成液態為止。

過了六分鐘左右,老闆又開始大喊:「買砰啊!買砰啊!」兩個小女生趕緊摀住耳朵。老闆用根鐵棍插入鍋口,一開,鍋子裡的壓力一釋放,「砰!」聲音震得附近的狗紛紛吠了起來,鍋口還散發出一陣的白煙。兩個小女生高興的拍起手來!

就在老闆把爆好的米倒入大鍋子裡準備拌糖漿時,突然叫了一聲:「啊!糟了,花生沒有放進去。」本來我們想做花生口味的爆米香,但老闆在爆的時候忘了把花生放進去了。於是老闆想用已經做好有放花生的和我們交換,但是大家還是想吃自己帶去的米所爆出來的米香,所以決定沒有花生也沒關係。

接著老闆把熬煮好的麥芽糖汁倒入剛才放米香的鍋子中,老闆娘拿著兩支大飯匙快速的攪拌著,就像壽司師父在切飯一樣,來回的翻動,讓每一粒米都能沾到糖汁,一來調味,二來等溫度冷卻後也可以把米粒結合在一起。

等到麥芽糖差不多冷卻了,老闆娘把沾了糖汁的米香全都倒入一個寬大的木盒子中,然後用捍麵棍來回的壓平,讓剛才的米香變成一個平整的方塊狀。就看老闆娘拿起切刀,把一根桿子壓在米香上,切刀來回一刀刀的切,再把切好一塊塊的米香疊起來裝入塑膠袋,就算是做好了。

這時老闆和老闆娘還露了一手絕技,兩個人把塑膠袋口稍微小摺了幾摺,然後在高溫的鍋邊沾著滑過去,藉由高溫融化塑膠把整個袋口封了起來。這個原理,和大賣場裡賣的封口機完全一樣。

拿了爆米香回家,大家迫不急待的打開一袋來吃。阿嬤仍然嘟嚷著:「有花生的比較香。」小朋友吃了一塊又一塊,都說:「好好吃。」直到晚上要開車回台北時,小朋友們仍然在車上要求吃爆米香。我也拿了一塊嚐嚐,好像,小時候也是這個味道。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