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回北京的前一天,懿軒和采潔到家裡來,隨身還帶了副迷你的旅行用麻將,於是我們在小孩子用的小方桌上打了一圈的麻將。不會打的潼潼百般無聊的在旁邊看著,直嚷著她也要學。我答應她,過年前教她打麻將。

於是這趟回來前,我就在想,一定要買副麻將放在家裡,以備不時之需。我在網路上查了許多資料,這才發現麻將居然有各種不同的材質,牛骨、牛角、竹子、竹炭、玉石、黃金……令人歎為觀止。

除夕前兩天晚上,我們父女倆人開著車到一間麻將專門店,我讓她自己挑副迷你麻將。潼潼一進去,就看中了一副Hello Kitty的旅行麻將,標價3000多元,我當然不可能買得下手,最後我們買了一副背後是透明金粉的小麻將回家。

要打牌當然要認得這些牌,於是當天晚上我先教潼潼認得所有的麻將牌,確認她都認得這些牌後,才開始教她麻將的遊戲規則。

「潼,這張是什麼?」「1筒。」「1筒又叫什麼?」「1餅。」「嗯!那這張是什麼?」「6索。」「6索又叫什麼?」「6條。」就這樣,我把1到9萬、1到9索、1到9筒,東、西、南、北、中、發、白都教了一次,除了計算台數的花沒有教之外,她大概都認得了。

那天晚上,我們就兩個人在床上開始一對一的麻將教學。「來,摸一張,打一張出去。」「台灣麻將有16張,胡牌時是17張。」簡單的教學後,潼潼以為自己已經是賭后了,一直想找人上桌打麻將。

初二晚上我打了電話到姑姑家,是采潔接的電話。我問:「采潔,你們家都在嗎?」采潔說:「我和媽媽及姑姑在家,爹地去朋友家打牌,柯懿軒也跟去了。」我「哦」的一聲,掛了電話。大概十點多,采潔又打電話來,說:「他們都回來了,你們可以過來打麻將了。」

於是我們一家三口和阿嬤開了車到姑姑家,才進門,就看到一張當天剛買的麻將桌和麻將紙。潼潼一看到采潔的姑姑,馬上黏了過去,直拉著采潔的姑姑玩撿紅點;會玩麻將的懿軒、采潔、姑爹和我上了桌,開始玩了起來。

我們大概打了兩圈左右吧,潼潼跑到我的身邊,我讓她坐在我的位子上,由潼潼主打,我在旁邊現場教學。只不過,打麻將這種需要集中力和理解力的遊戲,對潼潼來說還是難了點,所以她玩了一次就下桌,沒再繼續。

初三凌晨我們先到了南方澳,懿軒和采潔到早上才到。吃過中飯後,兩個小朋友馬上借了表姑的Hello Kitty麻將牌,開始上桌打了起來。大概覺得麻將太難吧,潼潼始終沒有再打麻將。倒是穿了開運紅內褲的懿軒,居然頻頻胡牌,不時還來幾次自摸,真是讓人驚嘆不已。

也許再等潼潼年紀大些,對於麻將這國粹的遊戲規則再有更多的了解時,我們家裡那副加大加厚的麻將才能再派上用場吧!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