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潼潼

之前姑姑答應要帶懿軒和采潔去北海道,但是在一次家庭會議之後,把地點從日本的北海道改成了臺灣北邊的金門,於是在過年前安排了一趟三天兩夜的金門之旅。潼潼因為想跟采潔在一起,所以也跟著去了。

潼潼這陣子剛學會玩撲克牌,每天晚上都拉著阿嬤陪她玩「揀紅點」和「一本書」。這次要到金門之前,她也特地請阿嬤帶了一副撲克牌,講好晚上回民宿的時候要來玩。

到了金門,姑爹先到租車行租車,然後毫不浪費時間的,把行李都放在車上,就直接殺到景點去了。潼潼對參觀景點一點興趣都沒有,她一心一意想的都是撲克牌,一路不停的唸著:「什麼時候才要回住的地方?」

每到一個景點,免不了要拍些「到此一遊」的照片。剛開始潼潼都乖乖配合,因為寒假作業有一項功課是要貼旅遊的照片。拍過幾張之後,她大概覺得交差了,就寧可坐在車上等大家,她說:「下車就是拍照,無聊死了」、「反正我有照片可以交作業了」,不肯再下車拍照。

難得到金門一趟,姑姑充分把握時間,不願意把行程浪費在民宿裡。因此除了白天的行程,晚上還去參觀地下坑道、逛街什麼的,玩到很晚才回來。潼潼此行的重點是玩牌,偏偏連續兩個晚上都等不到阿嬤、姊姊陪她玩牌,讓她大失所望。

留在金門的最後一天,姑姑安排一大早六點出門爬金門精神象徵的太武山。平常走沒兩步路就大喊腳痠的潼潼,在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又要走山路當然更不爽。就看她一路哭喪著臉、心不甘情不願的,一直吵著她不要走了。

腳程快的姑姑一家,很快就走得不見蹤影,媽媽和阿嬤陪著潼潼在後頭慢慢走。終於走到半路有個涼亭,姑姑一家已經坐在那裡等她們,看到她們來了,便繼續往上走,阿嬤和媽媽也催潼潼趕快跟上。

這時潼潼卻突然發起脾氣來,她委屈地哭喊著:「為什麼他們都可以休息」。大家解釋,因為姑姑走得比較快,所以停下來等她們,但潼潼就是認定姑姑一家休息比較多次,覺得很不公平。原本已經爬得很不情願了,這下更是滿腹委屈全都爆發出來。於是邊哭邊鬧,就是覺得大家欺負她,這樣很不公平。

終於爬到終點,好說歹說,才讓她勉強和「毋忘在莒」照了張相,然後就往山下走。下山時比較輕鬆,潼潼一路跑在前面,姑姑一家在後面聊天慢慢走,這次換潼潼到涼亭等他們,心裡終於覺得比較平衡了。之後,我還以當兵的經驗告訴她:「以後走路啊,都要走在前面。因為『後軍剛到,前軍開跋』」仔仔細細的把這個道理講了一次。

開學後的第一個禮拜,老師要他們在聯絡簿寫一段「心情小語」,潼潼寫的是:「我去金門玩不高興,因為都不能玩撲克牌,都要玩金門的東西。」哈哈,看到她的結論,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去金門玩,不玩金門的東西,那坐飛機跑那麼遠幹嘛,在家裡就可以玩牌了啊!

不過這趟坐飛機,對她倒是有個意想不到的影響。因為搭飛機之後,她宣布她以後「一定」要當空中小姐。雖然每個人都說她的脾氣太壞,不適合當空姐,甚至有同學還說她比較像大象小姐(動作粗魯、走路腳步很重),但她還是堅持要我們叫她「空姐」。

這趟金門行,金門的一切對她都不重要,最大的意義應該就是改變了她的志願吧!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李小媽
  • 補充一點,潼這次在金門還學到一句話,那是在戰史館展示的照片裡出現的一句標語:「只有昨天以前,是好過的日子。」這是告訴入伍的阿兵哥,進來軍中之後,就別想過好過的日子了,要有吃苦的準備。我們也拿這個來勉勵潼潼,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