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總統選舉的時間剛好卡在雜誌截稿期,本來是不該回台投票的,但是內心總是有種莫名的焦慮。人在外頭,看著這些日子台灣的變化,心裡真是有種說不出的焦慮。於是匆匆忙忙回台投了票,然後又匆匆忙忙的回北京工作,在臺北只待了短短的三天。

經過一月初的立委選舉,潼潼對三月的總統選舉也非常的關心,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她莫名強烈的支持2號。也許是上回立委選舉,她所支持的2號當選了,所以她這回也支持2號。

每次看著電視播出政治新聞,潼就會問:「他們是1號的還是2號?」選前電視轉播雙方的造勢大會,潼看著1號的現場說:「我覺得1號會贏,他們人這麼多。」媽媽把電視轉到2號的場子,讓她看看2號的人也很多。但潼潼比來比去,還是覺得1號那邊人比較多,murmur著:「2號好像會輸」。

其實在小孩子面前,我們並不多討論選舉的話題,也不會透露投票意向,哪怕潼潼直接問:「爹地,你投幾號?」我仍然延續一貫的回答:「我不能告訴你。」

有一天姨婆來家裡,在飯桌上聊起了選舉的話題。晚上要睡覺時,潼潼突然問媽媽:「為什麼馬英九是笨蛋?」原來她聽到媽媽和姨婆聊到,有人說這次選舉看是要選一個笨蛋還是選一個壞蛋,結果姨婆接著問:「謝長廷很壞嗎?」所以潼潼因此推論出那個「笨蛋」指的就是馬英九。

投票結束,她支持的2號當選,她自然很高興。雖然我們不斷的告誡她,不要在學校和同學討論選舉的事情,但是這幾個一年級的小朋友在安親班裡還是熱烈討論了起來。潼潼說有個男同學說:「馬英九贏了200多票。」這差一個字,也差太多了吧,如果真的只差200多票,不要求驗票才怪!果然男同學說完,馬上被另一個女同學糾正:「你太誇張了吧,哪有那麼少,明明就是一萬多票!」

一個三年級的姊姊對他們說:「你們懂那麼多幹什麼,那是大人投的,你們又不能投。」潼潼加入戰局說:「可是我們總可以有希望吧!希望哪一個人贏啊。雖然我們不能投,但我們還是可以有希望啊!」於是這位姊姊說:「以後你們叫我名字就好了,不用加『姊姊』兩個字,叫姊姊是尊重的意思,可是你們都不尊重我,你們都討厭我,那就不用叫我姊姊了。」

潼潼原本講這些話時,正要從五樓走到四樓,進入阿公的管區。知道阿公支持的人落選,她還很謹慎的對媽媽說:「待會到一樓再繼續跟你說。」呵!

其實在那個時間裡,潼潼的學校也正在舉行「自治小市長」選舉。但是對於選什麼,她一概不知道,只說她要投給5號。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5號說,如果他當選,要讓所有的教室都裝冷氣。」這個政見對於怕熱的潼潼來說,簡直太有吸引力了。

3月28號,蘋果日報登出了潼潼學校選舉的新聞。根據報導,當選的候選人提出的政見是「我要讓大家能選自己愛吃的午餐菜色!」看來潼支持的候選人似乎是落選了,而且這次潼潼一樣沒有投票權,因為只有三到五年級的小朋友可以投票。不過套句潼潼說的話,我們總是可以有希望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二泉印月
  • 潼潼的赤子之心,好可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