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打電話回家,我問潼潼:「你今天高不高興?」她說:「NO.」我問:「為什麼不高興?你又和同學吵架了嗎?」她說:「嗯!」我再問:「是和國小的同學吵架,還是和安親班的同學吵架?」她說:「都有。」

第一天我沒來得及搞清楚來龍去脈,反正聽潼潼murmur和同學吵架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她太注重一些細節,然後常會因為這些細節弄得自己很不愉快。而她,對於自己的個性和脾氣,也似乎很有自知之名。這趟我回家,要她做到二件事,一是不要愛生氣,二是有禮貌。只見她雙手一攤,告訴我:「那是不可能的。」

後來她自己想想,說:「是可以試試看啦,不過很難。」我笑了出來,問她:「這到底有什麼難的啊!就是很基本的和人家打招呼啊!」也因為她這種彆彆扭扭的個性,所以常常和周遭的人有爭執。有些事情,你不能說她錯,但是就是太在一些小枝小節上打轉。

甚至她有天回家說要去練跆拳道,問她為什麼,她說:「如果和同學吵架,我就可以揍他然後踢他。」我說:「如果是這樣,那妳更不能去學。」

隔天再打電話回家,她自己主動提起說:「爹地,我昨天不是說我在學校和人家吵架嗎?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我說:「不知道。」她說:「就是啊,我們在學校打掃的時候,老師說要把椅子抬到桌子上,如果沒有做的話,負責打掃的人就可以把他打一個叉叉。結果我們這排第一個和第二個人都沒有把椅子抬起來,第一個因為不是每次都沒抬,是這次忘記了,所以我沒有打她叉叉;可是第二個啊,他每次都很慢,我就說,他再不搬,我就要劃叉叉了,結果他就去告訴老師。」

老師把他們兩個人都叫過去,潼潼說是那個同學沒有搬椅子。同學辯解說:「我在收東西。」潼潼說:「我們也要收東西啊!為什麼我們就可以收很快,你就要收那麼慢。我們都不用收東西嗎?」

潼潼這些話是一口氣說完的,聽起來就像是相聲中的「貫口」一樣,我都聽得有趣了起來。

她接著說:「老師說:『好,不要吵了!明天我會自己去看他是不是真的收得很慢。』然後老師說如果以後有吵架比賽,就派我去參加。」

在這一瞬間,我不禁想起周星馳的電影「九品芝麻官」裡,那掛在大堂正中央,金光一閃而過的「吵架王」匾額。我問她:「如果有吵架比賽,妳會去參加嗎?」她說會。我問:「那妳會吵贏嗎?」她很有自信的說:「我會吵贏。」

嗯,我也覺得會。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