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底,潼潼的學校辦了場運動會。運動會前一天我打電話回去,只聽到她拉拉雜雜的講了一堆什麼「我們要先比賽,然後前六名的到操場上去比賽,要選出前三名」。我還一直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她又要比什麼。

隔天我又打電話回去,她很高興的說:「爹地,我們班得了第二名。」語氣中有些難掩的興奮。我問她:「那妳們班是比什麼?」她說:「滾球啊!」於是我的腦袋裡浮現了那個大大的球,比小朋友們還高,於是小朋友們要用力的雙手推啊推動那個球。想到潼潼努力的推著那個比她還高的球,努力的往前跑,想著都覺得有趣了起來。

後來,媽媽把運動會的照片上傳,我這才看到原來滾球並不是我想像中的大球,只是顆普通的籃球而已。

又隔了一天,我打電話回去,她變得很沮喪的說:「爹地,我們老師說昨天她說錯了,我們不是第二名,是第三名。」我說:「第三名也很棒啊!」她說:「可是第三名是前三名的最後一名耶!」

我很訝異,問她:「你們一個年級有幾個班?」她說:「有16個班級。」我說:「對啊,你看,你們有16個班,然後選出6個班出去運動場比賽,你們已經贏了10個班。然後你們又得了第3名,所以你們總共贏了13個班,很棒啊!」但她仍然堅持「可是第3名就是前3名的最後一名啊!」

這種對於勝負的價值觀,實在讓我很意外又有點傷腦筋。

潼潼的安親班有二個班級,安親班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讓小朋友把當天學校發下來的功課,在安親班裡寫完;但是潼潼的動作比較慢,常常在安親班都寫不完,總是還會剩一些回家做。前幾天,二個班級在比賽哪一班的功課會先寫完。結果潼潼他們班輸掉了,因為只有潼潼還沒寫完。於是一堆同學圍到潼潼身邊,不斷的怪潼潼說:「都是你害的。」

我們問潼潼:「那你有沒有很難過或是很生氣?」她說沒有,很瀟灑的說:「他們說他們的啊!我還是寫我的功課。才不管他們咧,我就當作他們在自言自語啊!比賽本來就有輸有贏啊!」這種一派輕鬆的模樣,不知道是真的那麼灑脫,還是強作鎮定的自我安慰。

再問她:「如果是別的同學寫太慢,害你們班輸掉了,你會怎麼樣?」她笑了說:「不知道。」不過以她的個性,我估計到時候也會是在混在人群裡,跟著嚷嚷著:「都是你害的。」

就像她說的,「比賽有輸有贏」,如果自己能用這種鄉愿的心態去調整,讓得失心不要太重,其實未嘗不是件壞事,起碼日子不用每天過得緊張兮兮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