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只要我從北京放假回台北,在那幾天裡,潼潼總是很黏人,動不動就會要我抱她;或是我坐在沙發上時,她就會自動的把屁股挪到我的大腿上。有次她又坐在我腿上,說:「爹地,你抱我。」我開玩笑的說:「抱一次十塊錢。」結果潼潼從我的腿上跳了下去,跑進房間從她的零用錢中拿了30元,「嗯,30塊。你要抱我3次。」

等到她又坐上我的大腿時,才想起似的問我:「一次是多久啊!」我說:「20分鐘。」於是她很開心的說:「好,那你要抱我一個小時。」又補上一句:「這是我買你的,你只能陪我,不可以和其他人玩,也不可以和其他人講話,只可以陪我。」我點了點頭:「嗯!」我們就這樣坐在客廳看卡通。

不過,我好像真的沒有完整的1個小時,於是大概20分鐘左右,我就去忙別的事了。晚上睡覺時,潼潼還不忘提醒我:「你今天沒有抱我一個小時,明天要補給我。」

隔天傍晚,同樣是吃完晚飯的時間,我叫了潼潼過來,說要把欠她的時間還給她,所以我們坐了下來看「哆啦A夢」和「忍者哈特利」。平常這時,采潔或是懿軒偶爾也會跑到我身邊來賴著。結果,采潔一坐到我另一條腿上,潼潼開始不高興的「嗯~~」了起來。我趕緊讓采潔下去,說:「采潔,這個小時是潼潼買的,我不能抱其他的小孩。」就這樣抱她到晚上七點半,我終於把時間給補足了。

時間到了之後,潼潼又開口說:「爹地,等你下次回來,我要買你一天。」然後問我一天要多少錢。我把我的月薪除以30開了價,潼潼算著她所有的零用錢只能買我一天,說:「好貴啊!不買了!」。我說:「我可以算你便宜一點,一天20元。」她很高興的跑進房間,又拿了100元出來,說:「我要買5天。」想想,又改說:「我要買10天。」

其實我相信大家之前已經都聽過這個故事了,有個父親為了給孩子好一點的生活,每天早出晚歸的,孩子很難見到父親一面。後來孩子努力的省吃儉用,存下一筆零用錢,只想買爸爸一天好好陪他。我們無意中的一個小對話,好像也重現了這個故事。

有時想想,真的覺得現在的父母比以前難多了。幾乎是父母都得出外工作,才有能力養活一個家庭。如果不是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小朋友們只能在學校和安親班、才藝班之間來來回回。見到老師和同學的時間,遠比家人還多很多。

而現在大環境經濟情況不好,留在北京多賺點錢,或是早點回家陪小孩,一直是我心中的兩難。雖然很清楚自己心裡的天平是如何的傾斜,但是每每想到現實的壓力,總是很難真正的下定決心。

不過我想,下回回去,也許我真的得完完全全的抽出一個整天,帶她去到處玩、到處吃,那天只屬於她,不需要用零用錢來買。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