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的畫作在台灣展出,當然是一件盛事。於是展出單位在電視上大作廣告,搞得不管你認不認識米勒,知不知道他畫作的價值,都還是得去朝聖一下。

在米勒的畫作展出之前,潼潼學畫畫的美術教室特別挪出一堂課來講解米勒,教導小朋友如何欣賞他的畫作。在那一個半小時裡,老師解說了米勒的生平,解釋了什麼叫寫實派的畫風,並細細的解說了米勒最為人所知的「拾穗」和「晚禱」這兩幅畫作。

那天晚上,我不斷的問著潼潼:「米勒在當畫家之前是做什麼的?」「農夫。」「拾穗裡撿麥穗的人是窮人還是有錢人?」「窮人。」「什麼是寫實派?」「就是畫我們真正生活的情況。」從中午到晚上大概問了四、五次,問到潼潼都煩了!「你要問幾次啊?」

在米勒的賞析課程結束後,接下來的兩堂課也與米勒有關。一堂是用紙黏土和其他媒材創作的「勞動的人」,另一堂則是「晚禱」的名畫改寫。

既然真跡都在台灣,自然想帶潼潼去朝聖一番。9/1是潼潼二年級開學的第一天,功課比較少,下午也還沒有才藝課,於是那天放學後,沒讓潼潼去安親班,吃過中飯後,我們父女兩個就開了車到南海路的歷史博物館去了。

下午下著不大不小的雨,車子從南海路歷史博物館門口經過時,排隊的人潮都排到隔壁農委會的門口了。我嚇了一跳,一個已經展出三個月的展覽,又在一個下著雨的星期一下午,為什麼還排了這麼長的人龍呢?我嘆了口氣,把車停好,和潼潼撐著傘走到人龍的尾端,準備排隊。只聽到工作人員說:「這裡是有票的人排隊領號碼牌,沒有票的人請先去買票。」天啊!套句現在熱門的話,這真是太超過了!

我們只好又辛苦的走過長長的人龍,整個歷史博物館門口擠得都是人,我到了售票口買了張全票和學生票,又走回人龍的尾端,隨著隊伍緩慢的向前移動。我的心裡不斷的吶喊著:「唉!想不到要幫孩子上一堂藝術欣賞的的課,居然是如此的艱難啊!」

大概排了半個小時後,我們總算排到領號碼牌的地方,我和潼潼分別領了「2930」和「2932」。看了下那時進場的號碼牌「1300號前入場」,發號碼牌的工作人員交待我們說:「大概兩個小時後回來吧!」

兩個小時耶!如果是我一個人還好打發,但在一個下雨天帶著一個小女生,實在不知道要去哪?我問潼潼:「我們先開車去大賣場買東西,兩個小時後再回來好嗎?」、「還是我們先回家,拿你的課本背今天的功課?」最後潼潼拍板要去附近的咖啡店。

當我們進到附近的一間咖啡店時,發現裡頭都是手上貼著號碼牌,正在消耗時間準備看展的人。我點了杯咖啡,潼潼要了球冰淇淋,我看著壹周刊,潼潼則拿了我的PSP,看著我裝在裡頭近30個的童話故事卡通,然後時不時的問我:「兩個小時到了嗎?兩個小時到了嗎?」

大概四點鐘,我和潼潼又走回歷史博物館,進場的號碼牌才顯示到「2500」號,於是百般無聊的我們只能到禮品部去買米勒的各種商品。只不過,小小的禮品部一樣擠得人山人海,連想靠過去好好的看都沒辦法。終於撐到四點半多,「3000號前進場」,我們趕忙租了兩台語音導覽的說明,進了場。

會場中一樣都擠滿了人,人山人海的,連想靠近畫作,都得費上很多力氣。潼潼這麼小的一個小朋友在人群裡,我都很怕她會不會缺氧。每走到一幅畫作前,我就告訴她按下相對應的號碼,耳機裡會傳來關於該幅畫作的說明及故事。只不過,這裡的人多得連移動都很困難,實在很難靜下心來好好的欣賞些什麼。於是我直接帶著潼潼到米勒最著名的「拾穗」、「晚禱」和「春天」前,看完最重要的這幾幅畫作,讓她從耳機裡聽完那幾個故事,就離開了會場。

坦白說,我走時,心裡一直想著,廣告上說看過米勒畫展的人,已經超過了60萬人次,如果以門票250元來算,光是門票收入就有上億元。可是這種商業操作的手法,雖然賺了大筆的收入,在沒有好的配套措施下,卻提供了大眾最差的觀展品質,更別說想要好好的幫孩子們上堂藝術欣賞的課程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