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潼學珠算,是在升上小一的時候!原本潼潼上的是MPM數學,但因學習的內容太過簡單,對潼潼幫助不大,於是我們建議潼潼改學珠算。其實一開始,我對潼潼上珠算,並不抱太大的期望,「這麼沒耐性、不專心的孩子,怎麼可能學好這種需要集中注意力的課程。」不過就是讓她去玩一玩,多一項的體驗吧!

既然要上珠算,當然得準備一支算盤。媽媽帶潼潼到書店裡挑了半天,都沒有覺得合適的。最後媽媽從床底下翻出了自己的算盤給潼潼用,那是媽媽國中上珠算課時,中和阿公買給媽媽的,中和阿公還用毛筆在算盤的紙盒上題字寫了「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隨著課程的進級,偶爾,我們問潼潼一個數學題目時,就會看她用手在空中,像是撥算盤一樣的撥弄了幾下,然後再告訴我們答案。我覺得那個動作實在很有趣,又很有魅力。

有一天,媽媽帶潼潼去買紅豆餅。媽媽問潼潼:「紅豆餅一個七塊,兩個幾塊?」潼潼的手在空中比劃了幾下,回答:「14塊。」紅豆餅的老闆娘又問潼潼:「那四個紅豆餅幾塊?妳如果答對,我就請妳吃一個紅豆餅。」潼潼又比劃了幾下,回答:「28塊。」老闆笑著說:「哇,上次有一個三年級的小朋友還答不出來耶!」潼潼就這樣靠著珠算,賺到了一個紅豆餅。

潼潼的珠算課都有回家功課要寫,如果我在台灣,檢查功課就是我的工作。一開始只是簡單的個位數加減法,也很少需要借位,於是檢查功課時只要簡單的心算就可以應付。但是之後十位數的加減法,因為加減的次數多了,開始覺得有點壓力。上回回去時,她的功課仍然是十位數的加減法,但是每一題都混雜著大概七、八次的加和減,而且答案都超過百位數,於是檢查功課時,速度開始緩慢了下來,覺得有些力有未逮。

唉!當初就是因為數學實在太爛了,才挑了個傳播科系來唸,沒想到當了主管每天看報表算帳不說,連回家幫女兒看功課都逃不過數學的魔掌。

大概是看我功課檢查得太慢了,潼潼一把拿過自己的作業本,翻到最後幾頁,指著上頭給我看:「嗯!這裡有答案。」為了表現一個做父親的尊嚴,我當然沒有看答案。但是自己在那裡算啊算的,實在太花時間了,加上潼潼不在房間裡,嗯,最後我還是翻到最後,快速的結束我今天的功課。

六月時安親班發通知說要珠算檢定,潼潼參加的是第11級的檢定。這讓媽媽想起自己國中時,也曾參加過珠算檢定。第一次,參加六級檢定順利過關,第二次的五級檢定意外失敗了,第三次,四級檢定表現很不理想,就算全對也不會過關的,沒想到成績公布居然通過,媽媽就這樣很心虛地持有一張珠算四級檢定證書。

檢定那天,潼潼回家後,我們問她檢定時會不會緊張,潼潼說一點點,看起來還挺平常心應戰的。過了一陣子,潼潼的成績出爐,她通過了珠心算協會11級的珠算檢定,我還頗感到有些意外。

難得有一個東西可以讓潼潼持續了這麼久還沒有放棄的。對於珠心算,潼潼看起來好像是玩真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