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到球場去看棒球了,潼潼小時候,還帶她去過幾次現場,但是來北京工作後,每次返台,來去匆匆的,這幾年都沒進球場去看球。

第一次帶潼潼去球場,是中華職棒13年的比賽,在新莊棒球場由兄弟象對戰中信鯨,最後兄弟以0:2落敗;潼潼第二次進球場看球,是中華職棒14年的熱身賽,兄弟出戰當時的太陽隊,終場又以3:6落敗;第三次也是職棒14年的比賽,在天母球場,兄弟對中信,最後兄弟5:4獲勝。總結潼潼現場看球的紀錄,是一勝二敗。

職棒走了19年,反而有點愈走愈回去的感覺,很多球團紛紛出來叫苦,喊著球隊要收。於是這次在返台前,我就打算進場去看看球吧!也給球團一點鼓勵。

回來後,問潼潼要不要一起去看棒球,她興致勃勃的說好,而且還記得:「我以前有去過球場兩次。」我說:「是三次。」她堅持自己去過兩次,也許第一次去看球時,她才二歲,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吧!

9/4週六,在天母有兄弟對興農的比賽,於是我們敲定了那天到球場去看球。週六,潼潼的行程比我還要忙,一大早出門去上少林功夫的課程,然後下午一點半上繪畫課,結束時都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阿嬤知道我們要去球場看球,早早的就把幾年前買的加油棒、帽子、汽笛什麼的加油道具一股腦的全找了出來擦乾淨,準備讓潼潼帶到球場去狂歡一下。

以往週六的比賽都是晚上六點半開打,我記得後來改成五點開始,但是比賽前我上官網去查了查,不知道是看錯了,還是記在PDA上記錯了,我仍然以為是六點半才開始,於是我們五點才開車從板橋往天母出發。

到天母球場時,大概是六點左右吧,我讓媽媽和潼潼先買票進去,自己去停車。結果車才停好沒多久,就接到媽媽的電話說:「球賽已經打到第四局了,我們還遇到兩個音一家人。」我停好車,跑進球場時,果然在球場的最上方找到兩個音一家人。只不過放眼一看,「咦!這邊好像是興農的加油區耶!」

兩個音的爸爸是我高中的學長,也算是我棒球的啟蒙者,我第一次進球場看球,就是和兩個音的爸爸在職棒元年為兄弟象加油。我笑笑著說:「這麼巧,居然在這個地方看到你?」雙音爸說:「我好幾年沒進來了,怕再不來,明年沒得看了!」

那時是五局上,兄弟還以0:1落後。對我來說,就坐在球場的頂端吹著涼風,那種好久不再的悠閒感覺好像又回來了。坐在興農的加油區,我不太敢把加油棒拿出來猛敲。不過潼潼可沒這顧忌,就看她拿著兩支黃色加油棒猛敲、大吼,在這裡,她真的可以好好的放肆一下,不用再擔心吵到別人。

七局下半,兄弟連下三城,終於把比數超前,潼潼高興的大喊:「耶!我們贏了!」然後大喊著:「兄弟加油!興農漏油!」我趕快制止她,「不要喊漏油,幫自己加油就好了!」

球賽結束後,我們到入場處買了點紀念品。隔天,電視上正在播放那場比賽,我們又坐下來開始看,我還教她怎麼看電視的字幕,現在是幾局上、幾局下、好壞球、幾人出局、目前幾壘有人,而潼潼也很有興趣的都學了起來。在往後的幾天內,只要我在看棒球,她經過電視時,總是會瞄一眼電視。如果兄弟落後,她就會:「啊!太離譜了!我們居然輸!」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