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阿嬤要回南方澳去幫忙阿祖準備隔天聚會的餐點,潼潼自然也跟著回去了。這趟回南方澳的人不多,小孩子也只有她一個人,所以真說要玩,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

阿祖家後面的海灘,是潼潼每次來南方澳都一定要去的地方。而除非下雨,通常她怎麼在海灘上亂搞,我也不太管。

那天傍晚五點鐘,我坐在一樓的客廳,準備觀賞正要開打的兄弟象和統一獅的台灣大賽第二戰,潼潼卻在這個時候要求到海灘去走走。我看了看外頭,的確,再不出去,過一會兒天色就會整個暗了下來,如果要去沙灘,大概動作得快點。

於是我們兩個就沿著坡道走上後面的海邊。走過沙灘,乾淨的沙子上還有遊人烤肉留下來的灰燼和木炭。潼潼一看到就大喊:「ㄏㄡˋ,沒公德心,破壞地球。」嗯,有這種觀念,還不錯。

傍晚的沙灘有些遊人和居民在散步,也有些人在放風箏。潼潼則是照著自己的玩法,把腳埋在沙子裡,或是整個人趴在沙子上游泳。她一直要求我加入她的遊戲,我則心裡想著總冠軍的大戰,有點心不在焉的想快點回去。

大概在沙灘待了四十分鐘吧!天色暗了下來,我和潼走回阿祖家,我趕緊窩在電視前看比賽。吃過晚飯後,姨婆說要帶潼潼到海灘去走走,潼潼不想去,姨婆又說:「那妳就當作是陪我去吧!」於是兩個人就這樣又去了海邊走一趟。

回來時一進門,潼潼就神情興奮的問我說:「爹地,我問你,什麼是『香鹹甜花一米臭』?」我都還沒開始猜,潼潼自己又開始嚷嚷:「和夜市有關。」

一開始,我對這句毫無邏輯的句子沒有什麼想法,潼潼一說「夜市」,於是我腦子第一個出現的就是「臭豆腐」。於是,我突然完全知道這句話是什麼了,大概是各種小吃的第一個字組合起來吧!

於是我開始說:「『香』香雞排;『鹹』鹹酥雞;『甜』甜不辣……」看著我勢如破竹的回答出答案來,潼潼一臉「哇!怎麼被猜到了」,姨婆在旁邊看她的表情則笑的樂不可支。

「『花』花生湯……」「不對!」潼潼終於開始高興了。咦!「花」字頭的,花生湯很合理啊!於是我先跳過猜下一個:「『米』米粉炒(台語的直翻)」,「不對!」「米粉羹」「對!」「『臭』臭豆腐」。

呼!剩下「花」和「一」了。坦白說,除了「花生」,我還真想不出來在夜市裡可以找到什麼「花」字頭的食物。這時,阿嬤在旁邊補了一句:「和我們晚餐吃的東西類似。」

我開始想晚餐的食物,有紅燒魚、有雞捲、有青菜、有豬肝、有魚丸湯……咦!「花枝丸!」「對,答對了!」

剩下一個「一」字頭的食物。我實在想不出來,這時,姨婆開始哼起沈雁的名曲「一串心」的調子。「……心串串,心碰碰,臉兒紅,都是為了你……」才八歲的潼潼自然不會知道姨婆在哼什麼,但是這個「明示」實在再明顯不過了。旁邊的姨丈公馬上開口:「一串心!」「對!」

這時,姨婆才開始說,她們在海邊走,看到一家小吃攤。姨婆指著菜單,「

臭米一花甜鹹香
豆粉串枝不酥雞
腐羹心丸辣雞排」

要潼潼唸出來。潼潼居然不假思索的唸出:「香鹹甜花一米臭。」於是這便成了今天晚上的猜謎遊戲。

讓我猜完後,潼潼又興沖沖的把在二樓的媽媽叫下來,要讓媽媽猜。她問媽媽:「妳剛剛在樓上有沒有偷聽到?」媽媽說:「我只聽到一句『我媽媽沒那麼聰明!』」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