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打電話回家,潼潼幾乎是用哭著嘶吼的聲音說:「小魚死了!」那種傷心的聲音,聽了真讓人不忍。

潼潼從小就很愛餵魚,不管是到了中正紀念堂還是花蓮的飯店,都會在販賣機投幣買一條10元的魚飼料來餵魚。既然她這麼愛餵,我們乾脆去大賣場買了一大包魚飼料給她,算起來比投幣來得划算多了。

剛好這學期開始,潼潼的教室旁邊就是學校的魚池,潼潼看到有同學拿麵包去餵,也興沖沖的帶了一罐魚飼料到學校,準備讓這些魚兒們吃到飽。沒想到才帶去都還沒餵到,老師就說不能餵,要她再把飼料帶回家,潼潼當場失望得哭了出來。

我們想,愛餵魚,那就在家裡自己養魚好了,每天都可以餵。有一天剛好市場有人來賣魚,用免洗塑膠杯裝著,裡頭有四條小魚、一條水草,和一些彩色的小石頭。媽媽買了一杯回家,把它們換到小魚缸裡。潼潼回家看到,自然是興奮得又叫又跳。

老闆說這種魚很好養,一個禮拜不吃也沒關係,如果每天餵就是會比較胖。潼潼說:「我不要小魚胖胖的。」所以她大概二到三天餵一次。沒想到才養了將近一個月,就有一條小魚掛了。

她嗚嗚咽咽的說:「我都有餵它們啊!它為什麼會死?」我說:「養魚不止要給小魚吃,還要幫它換水。」潼潼又哭得更大聲說:「有啊!我有幫它們換水啊!媽媽的同事有教我們說要把水放二天,讓氯沒有了,再幫小魚換水……嗚……為什麼小魚要死啊……」潼潼就這樣一邊大哭一邊說。

我腦子裡,一直想著要如何告訴這樣一個八歲的孩子,生命就是如此的無常,不是我們努力、付出,所有美好的事物就會一直存在。不是你每天餵它,常常換水,它就會如你所想像的一直存在。

還記得有次在MSN上和一個朋友聊天,聊著聊著,聊到了養寵物這個議題。我有些開玩笑的說:「我從來不養活著的東西!」結果馬上遭到「你真冷血」的評價。之後不久,和一位較年長的朋友談到此事時,她突然很理解的說:「這才是真正的溫柔啊!」

總算有個理解我在說什麼的人了。如果我們一直覺得萬物平等,那麼我們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高興,自己的愉快,自己的需要,就去買隻寵物來,然後玩膩了,隨便丟棄。電影「再見了!可魯」一演完後沒幾個月,滿腦都是拉不拉多犬,「心動奇蹟」上映完畢,果然又見柴犬的棄養潮。我覺得這都是人類不尊重其他生命的行為。

小魚死後,媽媽把小魚埋在阿公種的花盆裡。潼潼對於小魚死掉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最後終於很阿Q的告訴自己「小魚在天堂會過得比較快樂!」於是潼潼寫了張紙條,也埋在小魚下葬的地方。

返台後沒幾天,遇上第二條小魚死亡。潼潼又哭得很慘,不斷的質疑小魚為什麼要死。那天晚上,不管我對她說什麼,她總是聽不進去。好像只要她有餵小魚吃東西,小魚就會很快樂地在小小的水缸中游來游去似的。

魚缸裡還有二尾魚,我向潼潼建議:「我們把小魚送給別人,讓會養的人去養小魚,然後你養小烏龜好不好?」我覺得烏龜應該比魚容易照料得多。

家裡的土狗「海倫」來到我們家都已經十多年了,以狗的壽命來說,算是很長壽。所以我們在小魚事件後,不斷的給她心理建設,要讓她知道生命就是這麼一回事,有生有死,所以要把握任何一個還能把握的時刻。我藉機跟她說:「妳也要孝順阿公阿嬤,她們年紀大了,也不會時時刻刻都在妳身邊,等阿公去世以後,你想看他們都看不到……」潼潼眼睛的淚水還沒停,對著我說:「我有用我的相機,把阿公阿嬤都拍下來啊!」

不知怎麼地,聽到這裡,換我難過了起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