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潼學英文的時間算長了吧!早從進幼稚園小班開始,每個禮拜就排有四堂英文課。上小學之後,還是在幼稚園裡的英文才藝班上課。只是上了幾年下來,潼潼仍然沒法開口說上一句兩句,只見她晚上做功課時,不斷地抄寫那些英文單字或句子。

那時,我就常Murmur著:「小孩子學英文,抄這些東西幹嘛?就算每次上課只教一句對話,反覆的講,現在也該學會好多句了吧!」我覺得這是臺灣一直以來教英文的問題,根本沒有辦法走到實用的階段,感覺上就是應付考試吧!若說潼潼在幼稚園的英文教學裡學會了什麼,我想大概就是認識了那26個字母。於是總可以聽到潼潼說「我英文很爛」、「我不喜歡英文」之類的評價。

升二年級的暑假,懿軒和采潔去了何嘉仁上英文。放著偌大的暑假沒有太多的活動,剛好何嘉仁又有試聽的課程,於是媽媽也帶了潼潼去試上看看。

我的理論永遠都很簡單,反正她本來就不喜歡,如果聽完,還是不喜歡,那麼問題只是回到原點;如果她聽了以後會喜歡,那麼就成功的誘發她學英文的興趣。

那個禮拜六上完畫畫課之後,就到何嘉仁去試上。教室裡有一位外籍老師、一位台籍老師,課程以全英語進行,很強調與小朋友的聽說互動,搭配一些簡單的動作來加強小朋友的印象。上完課後,潼潼很興奮的說她要報名上課,因為她覺得很好玩。那個班本來應該是暑假開課的,可是因為很多家長都希望等開學後再開課,因此延到九月開學了才正式上課。這段期間,潼潼還是滿心期待的,總是動不動的問:「什麼時候才要開始上英文課啊!」

我和潼潼去報名的那天,領了一個書包和幾本教材,以及3片的CD。我把3片CD壓縮成MP3,放進潼潼的MP4 Player裡,方便她隨時復習。

正式上課後,在課堂上是完全不讓小朋友說中文的,只要有小朋友說中文,老師就會說「No Chinese!」。而且每次的回家功課,也就是看著習作本聽CD,重點是讓小朋友練習聽力和對話,沒有什麼抄寫的作業。他們同一個單元會反覆練習好幾堂課,就在上回返台的一星期中,晚上陪著潼潼聽CD,那些歌曲和句子,我幾乎全都會背了。

每當一個單元結束時,何嘉仁的老師會打電話到家裡來做電話測試,測試的內容就是這個單元所教的會話。老師第一次打來電話測試時,潼潼正在睡午覺,起床後她一直等著老師再打來,但等了一兩個小時都沒等到,潼潼乾脆自己打回何嘉仁。那時阿嬤剛好在旁邊,潼潼堅持要阿嬤到房間去,不要聽她考試。阿嬤說:「我又聽不懂,有什麼關係。」潼潼接受這個說法,但是仍然堅持要聽得懂英文的媽媽到房間裡去,不可以在客廳聽她說英語。

有次測試時,已經是晚上十點鐘,房間的電話響了,是潼潼去接的。我只聽到:「我就是。」然後哇啦哇拉開始說英文,我趕緊把電視聲音關小聲。每次測試後,老師都會請家長接電話,講一下小朋友的表現以及仍需加強的地方。就這樣,潼潼已經在何嘉仁上了三個月的英文課。

有次上課時間,一個同學向潼潼說:「借我鉛筆。」潼潼說:「No Chinese!」旁邊一位同學也補上:「Yes, No Chinese!」於是要借鉛筆的同學改口了:「May I borrow a pencil?」潼潼說:「Sure, go ahead!」那個同學又說:「May I borrow a eraser?」潼潼說:「A eraser?」同學發現冠詞用錯了,於是說:「「May I borrow an eraser?」潼潼說:「Sure, go ahead!」當我聽到這裡時,覺得「對嘛!這才有個學英文的樣子。」

在何嘉仁全英文的環境中泡了一段日子,有一次竟然聽到潼潼開口抱怨國小的英文課,說:「我覺得我們新埔的英文課,根本不是英文課,老師都是講中文啊!」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