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開始,整個金融海嘯開始席捲全球,人說「歹年冬,多肖人」,於是各種偷盜的案件也愈來愈多。

每天大概傍晚左右,阿公總是打開四樓對著樓梯間的監視器,然後坐在客廳盯著。有天晚上,潼潼和媽媽要上五樓時發現樓梯間的電燈沒開,樓梯間一片漆黑,監視器裡看不到畫面。這狀況不太尋常,因為媽媽下班時燈明明是開的呀,媽媽靠在門邊隱隱約約聽到樓梯間有聲音,於是阿公把燈都打開後,拿了電擊棒走上樓去。

原來有一男一女兩個高職生在我們五樓的門外,故意把燈關了,就在那裡烏漆嘛黑的約會。阿公立刻把他們趕走,但是潼潼知道後,就開始驚慌了起來,覺得自己家的門口,好像動不動就會有陌生人出沒,對她是件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事情。

我們家是一棟大約已經三十多年的老舊公寓,樓梯的大門早就沒了,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的進出我們那棟公寓。阿公說,有次一個人從三樓上來,抬頭看見我們裝設的監視器,馬上轉頭下樓。幾次我都想把樓下大門裝上,但是要取得全棟住戶的同意,比較麻煩。

湊巧的是,在高職生約會事件發生後沒幾天,對門二樓的住戶就遭了小偷。小偷趁半夜大概三點多左右吧,摸進去拿走了一些財物。更扯的是,二樓鄰居那時全家都還在家中睡覺,但是沒人發現;然後潼潼每天去吃早餐的豆漿店也遭小偷,但是這次小偷被店主給擊退了。接二連三發生的「壞人」事件,讓潼潼害怕的不得了。有次在吃冰箱拿出來的水果時,潼潼全身發抖著,阿嬤說:「都吃得全身發抖了,不要再吃了。」潼潼說:「我發抖不是因為冰的關係,是想到壞人,就會嚇得全身發抖。」

有一天媽媽和潼潼經過以前常去溜直排輪的追風廣場時,發現那裡正在大興土木,要改建成一個大公園。媽媽告訴潼潼,因為那裡地價很高,之前曾經考慮要蓋個觀光大飯店。媽媽問潼潼,覺得那裡蓋公園好還是蓋飯店好?本來以為愛玩的潼潼會選公園,沒想到她想了一會卻回答應該蓋飯店。她說,很多人會去偷東西當壞人是因為找不到工作,如果是蓋飯店,那就要請很多的員工,很多人有工作可以賺錢,那壞人就會變少了。

那陣子,我總得打電話安慰她,告訴她阿公會保護她們,我回家後會買防盜器裝在門上,這樣有人進來時就會知道了,也說要買防狼噴霧槍給她,每天好說歹說的,才能讓她的心稍微安定一點。

在這段時間,潼潼也改變了一些習慣。本來她在洗澡時,總是喜歡一有事就大叫「媽媽,媽媽」,現在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家中只有她和媽媽,她拿了支沙鈴進去浴室,一有事時,就猛搖沙鈴叫人。

我回來後,在網上訂購的防盜器送來了,我在四樓和五樓的門上各裝了一個,同時示範用法。多了這一個小東西,似乎讓潼潼更安心了。

有件事倒還值得記錄一下,就是有一天我在上廁所時不小心撞了沙鈴幾下,潼潼馬上跑到廁所門口,大聲的問我:「爹地,什麼事?」我只好笑笑的說:「我不小心撞到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