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這一週,剛好職棒20年開賽不久,晚上吃飯時,大家都會把頻道轉到緯來體育台,觀看兄弟象的比賽。因為全家都是兄弟的支持者,所以看著比賽,大家的情緒倒也很一致。

本來姑姑家在詢問週六是否要一起到天母去觀看兄弟對興農的比賽,但是週六剛好是兒童節,我們打算帶潼潼去六福村玩。於是把原本週六的繪畫課提前挪到週五上,然後姑姑家又改約週五晚上到新莊看兄弟對統一的比賽。結果週五那天,成了潼潼趕行程超忙碌的一天。

四點,珠心算一下課,我急忙載她到繪畫課的教室,然後六點半,又去接她下課。回家把書包放下,連制服都來不及換,拿了加油棒等道具,考量到停車問題,我們父女倆騎了機車就往新莊跑。

到了新莊停好車,走了一段路才到售票口,心急的潼潼在體育場外頭不斷的聽到場內的吶喊聲,一直問:「怎麼還看不到?怎麼看不到?」我說:「要上去才能看。」

爬了樓梯上去,球場出現在眼中,潼潼也開始興奮了起來。我們到球場時,已經打完三局了。潼潼問:「現在幾比幾?」我看了下計分版,說:「4:1」,潼潼又問:「我們輸嗎?」我還沒弄清楚主客場,也沒法回答這個問題,還得急著打電話找早已在場中的懿軒和采潔一家。

等到真正坐定了,又要張羅東西給還沒吃晚飯的潼潼,匆忙跑到後方的福利社,開始買便當、香腸、飲料、零食。等到一切都搞定了,這才弄清楚1局上統一得到一分,而一局下兄弟馬上奪回4 分。這個結果我有點意外,對方的投手可是潘威倫呢!另一方面也覺得可惜了起來,棒球比賽有時得分是相當困難的事情,萬一這場比賽最後以4:1結束,那精采的得分畫面都沒看到,還真是嘔死。

在現場看球的氣氛和坐在電視機前是不同的,只要手上拿著兩支加油棒,很容易就會隨著場內的變化高聲吶喊。潼潼對棒球規則還不太熟悉,只要場上兄弟有安打或是美技之類的好表現,我們總是大叫著站起來大喊,而搞不清楚狀況的潼潼也總是要問上一句:「怎麼了?」等到我解釋給她聽,她才慢一拍似的用力敲她的加油棒。

中場整理場地的時候,本壘板後方的觀眾席上突然有人排起隊來了,仔細一看,原來大家都在排隊要請第一夫人周美青簽名。我問潼潼要不要去給周美青簽名,潼潼問我:「她是誰啊?」我說:「她是馬英九的老婆啊!」對於不知道為什麼成了馬迷的潼潼來說,這個頭銜比較有說服力。

五局下,朱鴻森一支二壘安打,陳致遠再補上一支右外野的平飛安打,幫兄弟又補上一分,5:1。但統一隨即在六局上追回兩分,把比賽拉近到5:3的緊張局面。到了七局下,又是朱鴻森打了支安打,恰恰又補了支左外野的安打,接著潼潼小時候的偶像王金勇打了支安打,灌進二分,兄弟7:3領先,這個分數就維持到終場。

潼潼現場觀戰紀錄,三勝兩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