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今年的兒童節是該記錄一下的。這篇稿子斷斷續續的寫,之後又找不著,時間一過已經快三個月了,就簡單的回想一下。

早在兒童節前,潼潼就跟阿嬤、媽媽說:「兒童節快到了,妳要對我好一點哦!」我打電話回家時,潼潼也總是不斷的提醒我:「爹地,兒童節快到了,你要對我好一點。」我問:「我對你還不夠好嗎?」她說:「可是還要再更好。」

兒童節那天,姑姑一家要去即將封園的台北市立兒童樂園,我對於那種人擠人的地方實在心有餘悸,最後決定去六福村。

台灣有許多地方,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從來都是只聞其名,未曾踏足一步。直到為了帶潼潼去,這才跟著她第一次進入這些地方,六福村就是其中之一。出發那天早上,潼潼在穿衣服時,因為動作慢,拖拖拉拉的,被阿嬤唸了一頓,阿公又在旁邊加油添醋,她心裡就不太痛快,覺得兒童節一大早,實在不是個好兆頭。

剛進六福村沒多久,就看到入口處擺放了一個巨型的蛋糕模型,慶祝六福村創立30週年。30年,聽起來實在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三十年前,我還是個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一轉眼,居然帶著自己唸小學的女兒來玩了。再過三十年,如果六福村還在的話,也許潼潼也會帶著她的孩子,說:「媽媽小時候啊!來這裡玩,坐大海嘯,還吐的一塌糊塗……」

對了,這其實是我想寫這篇文章的重點之一。比起小人國的遊樂設施來說,我覺得六福村適合年紀較大一點的孩子來。像是我們來到一個叫「老油井」的設施時,潼潼說她要玩。看了看身高,剛好符合規定。於是我和她上了座椅,綁好安全帶,機器啟動了。

一開始,我們像是鐘擺一樣的左右晃,可是當愈晃角度愈大時,我心裡想著:「慘了!潼潼一定會嚇死!」這個老油井,先晃成90度角,等於我們都垂直的被綁在二十公尺高的地方,眼睜睜的看著地面。果然隔壁的潼潼開始大叫了起來,喊著:「我會怕!我會怕!」

我趕緊說:「潼潼,把眼睛閉起來,都不要張開,等到結束了我會叫你。」於是我們渡過了接下來漫長的兩分鐘。左邊90度,右邊90度,然後晃來晃去的,最後還被180度倒吊在空中。等到機器慢慢停下來時,我解開潼潼的安全帶,抱著她下來。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潼潼嚇得臉色發白、眼神呆滯,要走出這個設施時,似乎雙腿發軟,有些舉步維艱。我又心疼又好笑,拍拍她的背帶了她出去。接下來,大概是情緒緩和了下來,潼潼開始講述著剛才有多恐怖,她眼睛都沒張開。

潼潼到學校後,和同學聊起在六福村的恐怖經驗,說她怕得眼睛都不敢睜開,有同學教她說:「把眼睛睜開比較不會怕。」我們問她,那要不要再去玩一次,這次把眼睛睜開。潼潼笑著搖搖頭,這麼可怕的遊戲,她可是一次都不想再玩了。

到了「大海嘯」時,雖然這個設備的高度不高,但是機器啟動後,會整個不規則的360度亂轉,幾分鐘後下來,走沒幾步路,潼潼「哇!」的一聲,在路邊吐了出來。還好,六福村裡的經典遊戲「大怒神」,還有什麼「風火輪」、「笑傲雄鷹」,這些遊樂設施,潼潼身高都還不夠高,連試都不用試了。

我們問潼潼,以後她要不要也帶她的小孩來六福村玩,潼潼想一想說:「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我還想玩『採礦車』那些設施。」我們問她:「為什麼要妳的小孩願意,妳才能玩?」潼潼說:「因為帶小孩出來,就是看小孩想玩什麼啊!」

平時一起出門玩,總是以她為主,給了她大人只是「陪」小孩玩的印象,也讓她覺得大人想玩什麼,還得小孩批准才行。怪不得現在有人出書寫「孩子,我要教你怎麼愛我」,不然孩子總把大人對他們的好視為理所當然,卻從來沒想過爸爸媽媽需要什麼、喜歡什麼?

只是這一天,在園裡遊玩時,潼潼有時吃東西吃沒吃樣,或是不守規矩,挨了我幾次罵。結果在回程的車上,潼潼有點不爽的說:「今天是兒童節耶!兒童節就是要讓兒童快樂,結果只有媽媽做到。」

那天晚上,我在檢查她的功課時,才發現她前一天在聯絡簿的心情小語寫下:「我很開心,因為明天就是兒童節,我希望兒童節那天,大家都能對我好一點。」

唉~

圖片說明:背景就是讓潼潼全程閉眼的老油井。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