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潼第一支正式的太陽眼鏡,是在她四歲的時候買的。那時在朋友的店裡,懿軒、采潔和潼潼都各買了一支。潼潼向來怕熱,但也怕麻煩,幫她買過幾頂遮陽的帽子,她不是忘了帶出門,就是戴一下子就拿下來,只有這支太陽眼鏡成了她最常使用的遮陽配件。

台北夏天的太陽的確很曬人,亮晃晃的陽光有時真的照得人睜不開眼睛來。每次帶潼潼出門,只要一出樓梯口,她就會從她隨身的小包包裡,熟練地拿出太陽眼鏡來載上,活像個養尊處優但是又不怎麼優雅的公主。

只不過這支陪伴她多年的眼鏡,現在戴起來實在太小了。潼潼硬是往上戴,不僅兩邊的鏡臂被撐成一個等邊的梯型,連鏡臂尾端也沒有辦法完整的掛在耳朵上。看起來就像是穿著縮水的衣服,走在大馬路上一樣的怪異。上一趟我回家時,就一直想帶她去朋友店裡再重新買一支,只是時間一直都搭不上,於是列入了這趟回家的行事曆中。

週六下午,潼潼上完繪畫課後,我們父女倆開著車到了中山北路朋友的店裡。潼潼知道我要帶她去買太陽眼鏡,一直交待:「要買那種真正的哦!」因為她以前也買過那種路邊的玩具太陽眼鏡,完全沒有阻隔陽光紫外線的功能,和真正的太陽眼鏡一比,還是有落差。

到了店裡,朋友正忙著招呼其他客人,因為店裡的老師傅也認得我,所以由老師傅來服務我們。我說明來意,只是要幫潼潼買支太陽眼鏡,師傅從牆上拿下幾支兒童太陽眼鏡來讓潼潼試載。

第一支眼鏡從鏡架到鏡片都透著一種淡紫色,感覺還算高雅,潼潼一眼就喜歡這支。但試戴了戴,說:「有點緊。」於是又試了其他的幾支。我最喜歡的是一支運動型的太陽眼鏡,基本上沒有鏡框的設計,很像一般運動選手在戴的;咖啡色的鏡片再配著帥氣的線條,我覺得很適合潼潼那種外放的性格,感覺上有種豪氣。但是潼潼嫌咖啡色醜,覺得紫色比較漂亮,就是太緊了。

老師傅看潼潼為了紫色這支太陽眼鏡傷腦筋,說:「可以調。」於是拿到裡頭的工作室去處理了一下,再拿出來給潼潼試,但還是稍緊了些,於是又調了一次,這回潼潼覺得OK了。我仍然不放棄的想說服潼潼買那支運動型的,可是潼潼堅持要紫色的。我說:「買那支,我付錢;買這支,你自己付。」潼潼毫不退讓的說:「我現在沒有帶零用錢,你先借我,我回去再還給你。」

朋友從驗光室裡出來,聽到後笑了笑,問我:「是你付錢還是她付錢,如果是她付錢,我可不好意思賺小孩子的錢。」我指了指潼潼說:「她付錢。」潼潼也點點頭。於是朋友拿起計算機,按了個數字,這是要賣潼潼的價錢。然後又重按了個數字說:「我之前都是賣別人這個價錢的。」

潼潼很高興自己的零用錢足以支付這支太陽眼鏡,於是很滿足的買了眼鏡回家,也很守信用的從她的零用錢把眼鏡的錢還給我了。

阿嬤看潼潼有了支新的眼鏡,要潼潼把那支太小的眼鏡送給品蓁。可是偏偏前幾天潼潼才和品蓁吵過架,說什麼都不肯。最後,潼潼的解決方法是,明明知道阿嬤是要把眼鏡送給品蓁,她還是把那支舊的太陽眼鏡用1元賣給了阿嬤,反正這樣就不能算是她親手送的。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