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潼現在真的是對棒球有興趣,我回家那天剛好是星期五,晚飯時間正看到緯來轉播兄弟象和LaNew熊的比賽。潼潼說:「爹地,你帶我去棒球場看球好不好,很久沒去了。」在旁邊的伯威和品蓁也說:「我們連一次都沒有去過。」我心裡想,也許該找個時間,把伯威和品蓁也帶去。

週五,潼潼只有半天課;品蓁幼稚園大班,隨時都可以走;伯威一年級,下課後要去安親班,大概四點放學;柯家兩兄妹是主動報名要參加。在打完電話確認所有小孩都OK之後,週五的下午,我就和花木蘭沒兩樣,開了車「士林接品蓁,樹林載伯威,轉去接采潔,最後帶潼潼。」每個人都問我,你一個人帶五個小孩,沒問題嗎?

懿軒和采潔基本上不需要別人照顧了,像個小大人的采潔還可以幫我照顧更小的伯威和品蓁,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

所有小孩到齊,我們就一輛車開到新莊棒球場,那天晚上是兄弟對統一的比賽。由於是統一的主場,所以票面上都是Lion的圖案。潼潼拿過票後,很不滿的說:「我們是兄弟的耶,為什麼上面印獅子?」以前,我們都只挑兄弟主場的比賽去看,票面上都是Elephant的圖案,潼潼一眼就發現球票不對。我只是含糊的說:「因為今天是統一主場啊!」如果我告訴她,今天我們花的錢都會被統一賺走,潼潼大概會發飆一個晚上吧!

因為這天五點多就到球場了,離比賽開打還有一個小時。我讓五個小朋友在三壘側的內野區坐好,開始忙著張羅吃的東西。本來想去買兄弟便當,這才發現是統一主場沒賣,只好買了什麼大亨堡、飲料、烤香腸之類的。

就在我走開去張羅吃的同時,象隊啦啦隊的指揮看到只有五個小朋友坐在這裡,關心的過來問了下:「沒有大人嗎?」采潔說:「大人去買吃的。」指揮說:「看到界外球飛過來要躲哦!」又交待坐在品蓁旁的懿軒說:「你要照顧好她……」,然後拿了一顆棒球送給懿軒說:「你照顧好她,這顆球送給你。」這些事當然是我買完東西回來後才知道的。

從來沒有來過球場的伯威和品蓁覺得很新鮮,拿起加油棒,戴上象隊的帽子,跟著潼潼在那裡大喊:「兄弟加油!兄弟加油!」球賽根本還沒開始,只有這幾個小朋友的聲音,顯得很突兀。

球賽開打,因為兄弟是客場,只要輪到兄弟進攻,大螢幕上總是出現「三振他」之類唱衰的字眼。潼潼又開始不服氣,問說:「為什麼我們打擊時,都寫三振,他們打時都不會?」我又要開始解釋主客場什麼的。

大概三局上半,姑姑和姑爹也都趕到球場,照顧小孩子的壓力分擔大半。這時,天空下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雨,坐在我們前排的觀眾都急著往後走,我們剛好坐在那種雨被風一吹就會淋到的尷尬位置,不知道要走不走,所幸雨才下了幾分鐘就停了。但是因為晚來的姑姑、姑爹座位和我們不連號,所以我和潼潼另外找了空的座位坐。

大概是六局左右吧,媽媽也進到球場找到我們,所以就這樣分兩邊看球。大概到了七局左右,我又買了大量的頭盔爆米花和頭盔冰淇淋送過去懿軒那邊,姑姑說品蓁想找媽媽了。

之前阿叔有說他們人就在新莊,如果球賽結束,就打電話給他,他們直接過來接小孩。於是我馬上打了手機,把品蓁和伯威帶到球場的售票處交給阿叔帶回去。結果才見到人,伯威又說想看,於是阿叔只把品蓁帶走,我又把伯威帶回了球場,直到球賽結束。

我帶著潼潼去兄弟的商品販售處買東西時,工作人員看到潼潼手上的加油棒,說:「這很久以前的耶!」是啊,每一代的加油棒上的貼紙圖案都不同,潼手上的,應該有七、八年以上了吧!在比賽中,潼潼一直說:「我們以後不要去7-11買東西了,7-11是支持統一的,我不支持統一。以後都要去全家買東西,全家是支持兄弟的。」說著說著,又把袋子裡三把寫著「勝」的扇子並排在一起,對著球場大喊:「兄弟加油!統一漏油!」我們趕快告誡她:「幫自己加油就好了!」今天人家主場耶!

球賽結束後,潼潼看到門口有免費接駁公車,說她想坐,於是她和媽媽兩個人去坐了接駁公車到捷運新埔站,我則自己去停車場把車開回去。

最後比賽結果是10:6。潼潼現場觀戰紀錄:4勝2敗。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