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潼潼自己有意識的成為象迷之後,她對兄弟的忠誠度似乎比我高多了。上回還在台灣時,剛好兄弟象面臨下半季的封王戰。潼潼一直嚷著要去拋彩帶。我還記得在職棒草創期,那個我自己還是學生的年代,也曾經在現場嘶吼著,然後拋下一次的黃綵帶。現場熱烈的氣氛,讓我也很想帶她去見識一次這種熱鬧的場面。

只不過那時在北部的賽程都已經結束了,如果要看,得往南部跑才行。看了看賽程,週六在嘉義。我問潼潼:「妳有確定要看嗎?」我心裡想,只要你說一聲「好」,明天我們父女倆就殺到嘉義去,想想都熱血了起來。潼潼興高采烈,又蹦又跳的說:「要!要!要!」那股學生時代的瘋狂勁都來了,我馬上上網查了嘉義球場的地址「嘉義市東區山仔頂249-1號」,把地址輸入我Garmin的GPS導航器中,還不忘把汽車的ICON換成大象滑壘。

等到做完這些雜事,我突然想到:「潼潼,去了不一定可以拋綵帶哦!要兄弟象打贏才行,如果打輸了就沒辦法拋了!」「啊!」她有點失望,「那就叫兄弟象打贏啊!」「比賽有輸有贏,哪有一定贏的?那我叫妳每次都考100分,妳能做到嗎?」她搖了搖頭,我說:「對啊!所以比賽也不一定都會贏啊!」

聽到這裡,覺得去了也不一定可以拋綵帶,她突然興趣全無的說:「那我不要去了。」我本來都算好了耶,早上十點出發,我們還可以去嘉義吃個中飯,晃了晃再去球場。不過也好,那場後來3:9輸了,潼潼去了一定很生氣。

週六沒去成,潼潼又說:「爹地,我們明天去看兄弟。」天啊!週日,在雲林,更南了。而且週一要上課,我怕來回跑太累了,最後跟潼潼講好,那天我們在家裡買披薩坐在電視前看兄弟拋綵帶。

季後賽開打,第一場兄弟就輸了,我打手機給潼潼,說:「兄弟輸了耶!總冠軍沒有了。」她問我:「打完了嗎?」我說:「只打了第一場,後面還有六場。」潼潼說:「對啊!還有六場耶!你對兄弟沒信心嗎?」坦白說,以今年的陣容,我實在沒什麼信心。投手一向不是兄弟的強項,今年全壘打也少了好多,一堆的傷兵,以這種陣容要和統一搶總冠軍,我是沒什麼信心。只要不被清盤,就謝天謝地了。於是我趕快轉移話題:「你今天功課寫完了沒?」

潼潼仍然不放棄,而且口氣愈來愈嚴厲的說:「你是不是對兄弟沒信心?」「妳功課寫完沒?」「你是不是對兄弟沒信心?」「妳功課寫完沒?」「寫完了。你是不是對兄弟沒信心?」在她咄咄逼人下,我只好草草的結束了這通電話。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兄弟居然還能打到第七戰,尤其是Game 6的17局大戰,以及幾度的死裡逃生戲碼,實在緊張好看。只是原本是強項的防守,在季後賽卻像鬼擋牆一樣的失誤連連,讓精采度打了折扣。今天打完第七戰後,我打了電話回去,她第一句話問我:「幾比幾了?」我說:「我們輸了!」她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

公司在三節時常會發7-11的禮券,那天媽媽要拿禮券去7-11買東西,潼潼馬上反對說:「我們又不是統一的。」她現在去便利店,都去全家。媽媽說:「可是禮券總要用掉啊!」潼潼說:「那下次不要再拿了。」「可是禮券也是錢耶!」「那就叫公司以後不要買7-11的禮券,改買全家的。」「公司哪會理你一個人啊!」最後潼潼終於接受只買最便宜的東西,把禮券找開換現金,總之要儘量讓7-11賺不到我們家的錢。

最近潼潼很喜歡喝LP33的優酪乳,有一天阿公買了統一AB優酪乳,潼潼也覺得不錯喝。媽媽突然想到,跟潼潼說:「LP33和AB優酪乳都是統一的耶!」潼潼聽到呆了一下。媽媽又說:「來一客也是統一的,星巴克也是統一的,Mister Donut也是統一的,康是美也是統一的……」潼潼問:「為什麼?」媽媽說:「因為統一很大很大啊,賣的東西很多很多!」這下潼潼只能以「啊~~」來表達她的驚訝與無奈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