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37-2.jpg

潼潼的記性我實在不能說她不好,因為只要有人得罪過她,過了八百年,她還是會掛在嘴上唸:「之前我去他們家,他們還不是什麼都說不行。為什麼他們可以,我就不行?」或是「很久以前,小姑姑咬過我。」諸如此類。每次都得勸她心要放寬,記得人家的好,不要記仇。但是這對脾氣暴躁的潼潼來說,是一件比考100分還要困難的事情。

但是,偏偏在一些生活習慣上,潼潼又整天落東落西的。課本忘了帶回來,或忘了帶去學校是常有的事。每天起床上個學,常常看媽媽四樓、五樓來回穿梭,因為一下子這個忘了拿,一下子那個忘了帶。甚至出了門,才發現書包沒背,但最誇張的,是居然穿了拖鞋到學校。

有次老師上課,教了課本上沒有的內容,要求大家抄在紙上。這位小姐上完課後,那張紙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結果考試的時候,那一大題全部空白,是史上第一次國語考不及格。

你說她粗心也可以,說大剌剌也可以,好聽點隨遇而安,從來不為這些事緊張;說難聽點,這種溫吞不積極,對自己沒有要求的個性,有時真讓人生氣。

那天週二,潼潼上整天課,我下午有事進公司一趟。談完公事大概是五點,開車回家的途中,接到潼潼打來的電話:「爹地,我國語習字本忘了帶回來,回家功課沒辦法寫。」自己補上一句:「媽媽說明天早自習早點去學校寫。」坦白說,她上學提早到學校去寫回家功課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就一回生二回熟了,所以講的一副嘸要嘸緊的樣子。

唉,開學第二天就忘了帶功課回來寫,真不是什麼好兆頭。我回家後,載了潼潼騎機車回到學校去碰運氣。照以往的經驗,四點下課後,教室大概都是上鎖的,基本上是沒法進入的。所以我只是期待教室忘了鎖門,或是還可以找到老師把功課拿回家寫,不要明天一早又趕得要命。

和一、二年級不同,她今年的教室在三樓。我們進入校門,穿過操場,操場上仍然有許多校隊的小學生留下來練習。走上三樓潼潼的教室,手去轉了下喇叭鎖,果然是鎖上的。正想放棄時,突然發現中間那層的窗戶似乎沒鎖上,我打開窗戶,但那個窗戶空隙的高度是我沒法爬進去的。我抱起了潼潼,打算讓她爬窗戶進去拿功課,潼潼說:「這太誇張了吧!」我說:「沒辦法,誰叫你功課忘了帶。」

只是再觀察一下,發現我可以把手往下探,從中間那層窗戶,打開下面那層窗戶的鎖,然後打開下層窗戶後,把手伸進去再向右探,打開前門的喇叭鎖。

順利的進入教室後,潼潼趕快到她的座位抽屜裡拿出回家功課要寫的習字本。我拿了手機,拍下這對我來說夠白痴的一幕。我們要離開教室時,我把下層的窗戶鎖上,也準備把中層的窗戶鎖上,怕有人像我一樣開鎖進教室,但是想想,還是沒鎖,把前門的喇叭鎖鎖上後,我和潼潼就下樓準備回去了。

從三樓走到一樓時,我還在唸潼潼,叫她下次要記得,回家時要檢查該帶的東西和功課。結果快到校門口,潼潼說:「糟糕,爹地,我國語課本沒拿,不知道要寫哪些字。」哇咧,好險我中層窗戶沒鎖,不然今天晚上一樣沒法寫功課。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