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
對於我的女兒,其實我是有點遺憾的。因為我自己堅持的某些價值觀,在她的身上是找不到的。我的理智和教養告訴我,小孩子不是你個人的財產,你只能幫著、陪著,走一段路,接下來,就只能放手讓他們去找自己的出路,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免不了總有些期待,當期待和預期不合時,總是有些失落。

我幾乎沒有要求她一定要考高分,總是在乎她懂了沒,所以當她考一堆亂七八糟的成績回來時,我是不會生氣的;但是,我卻常常因為她的態度不積極,懶散,好逸惡勞而心生不滿。

潼潼做事情,總是心不在焉而且通常只要求最低的標準。老師如果要求回家念一遍,那麼她就真的只有一遍,絕對不會有第二次。總之,衡量她的標準很簡單,就是對自己最寬鬆的那種就是了。

但是,不知道她是從哪裡聽來的,知道北一女是台灣最好的女子高中(暫時,我們就先不爭論「最好」和「分數最高」這個問題了),於是成天Murmur著她要念北一女。

阿嬤對她說:「照你這種念法,不可能上北一女的。」潼潼會馬上反擊:「我媽媽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阿嬤說:「那是人家有努力用功才有可能,你每天都只想玩和看電視,當然不可能。」脾氣火爆的潼潼當然就不爽了起來。

有時聊天,聊到班上第一名同學,潼潼就會說:「她一定會考上北一女的啊!」媽媽問:「如果你沒考上呢?」潼潼說:「那我就一直重考,一直到考上。」我一直說服她去念附中,當我的學妹,她堅持不要,並認為北一女是最好的。

前幾天我和潼潼兩個人大概在下午五點鐘左右,坐捷運從市政府站回板橋,就在快下車時,我發現有個北一女的學生就站在我們附近。我對潼潼指了指那個學生的書包,潼潼很自然的念「女一北,什麼意思啊!」我說:「念反了!」她才笑笑的說:「哦!北一女。」

那個高三的女學生,手上正拿著一本課本在讀,我對潼潼說:「你看,念北一女的學生都很認真,連坐捷運的時間都在看書。我們過去問問那個姐姐,看看要念北一女是不是要非常用功,每天都要複習功課。」潼潼說她不敢。我說:「那我們一起過去問?」她說好。

我們走到那位學生跟前,我指指潼潼說:「同學,這個小女生說她未來想念北一女,但是她不喜歡念書,成天只想玩。請問,要念北一女是不是要很用功,每天都要複習功課?」

那個北一女的高三同學似乎有點被這意外的發展搞得愣了一下,隨即很靦腆的笑了起來,點點頭的說:「對呀!」潼潼說:「每天嗎?每天都要複習嗎?」女學生說:「對啊!」

列車到站,我們道了謝後出捷運。潼潼還一直嚷著:「那麼累。北一女很難考耶,她為什麼考得上啊?」我說:「所以要很用功啊!」這天,關於北一女的話題差不多也就如此了。

隔沒幾天,潼潼早上問媽媽北一女在哪裡,媽媽說:「坐捷運坐到『西門站』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潼潼說:「太遠了,我不念北一女了,我要念離家最近的高中,不用早起。」嗯,這就是我認識的我女兒。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叮叮噹噹
  • 西門站? 坐捷運到小南門站,比較近吧?
    好有志氣的小女生,媽咪別潑她冷水啊!
    最近我是和大班的女兒瑋瑋對於長大後念哪所大學討論了一下。
    瑋瑋說:「以後長大我要去念台大生命科學系。但是安親班的小學生說,台大是資優生念的,我又不是資優生,我好像不可以去念台大。」
    媽咪說:「誰說台大是只有資優生才可以念的,媽咪當初也不是資優生,不過媽咪有努力念書,才考上台大的。」
    其實媽咪覺得東海大學也很好,因為那所學校有很多帥哥喔!瑋瑋爸比就是東海大學畢業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