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有些事情,我們從小接受了一套說法,覺得那個故事就是真實的全部。但是隨著年紀愈大,閱讀的資料愈多,真相就會慢慢的顯露出來。這種例子,通常是以政治人物居多,但是別的領域也會有,就像愛迪生。

從小課本就教我們是愛迪生發明了燈泡,他是個偉大的發明家。上回回去,潼潼的功課要寫一篇「偉人的故事」,也不知道是課本教的還是什麼,她吃飯時說她要寫愛迪生。

我在飯桌上就說:「電燈不是愛迪生發明的。而且,我們現在家裡用的交流電是特斯拉(Nikola Tesla)發明的。那時愛迪生發明了直流電,但是直流電又貴、又不好用,交流電便宜又好用。愛迪生為了怕大家都用交流電,不用直流電,他就沒法賺錢了,於是做了些事情攻擊特斯拉。」

這樣的故事對潼潼來說很具吸引力,於是飯後我們就上網查資料,我把故事講給她聽。綜合網路上的資料,是電燈泡的發明早在愛迪生之前幾十年,就有人做出類似原理的東西,而且英國的Joseph Wilson Swan也在真空下用碳絲通電的燈泡取得專利。愛迪生,只能算是購買了相關的專利,並且改良。

於是潼潼認定Swan是實用意義的燈泡發明人,同時對於愛迪生為了攻擊特斯拉,宣稱交流電只能用來執行死刑,並用交流電電死了許多的動物,覺得非常的反感,於是開始不喜歡愛迪生。這也反映在她寫的作文上。

這天晚上,媽媽打電話到北京來,說:「你害你女兒和全班吵架。」原來是同學上台報告,說愛迪生發明了電燈,潼潼反駁說不是愛迪生發明的,結果班上其他同學都支持是愛迪生發明的說法,就連老師都說是。潼潼一個人力戰全班,吵了半天還是無法改變同學的想法,氣得她丟下一句:「不管你們了,你們自己上網去查資料!」於是媽媽要我和她溝通。

接過電話的潼潼義憤填膺的把事情覆述了一次,還說:「上台報告還講錯,報告什麼嘛!」。我說:「潼潼,你不能說同學一定是錯的,因為有很多的事情,以前我們都以為它是對的,但是後來才發現它是錯的。」我接著說:「我問你,地球是圓的還是方的?」潼潼說:「圓的。」我說:「可是在以前,所有的人都覺得地球是平的,坐船到海的邊邊,就會從邊緣掉下去。一直到發明了飛機,飛上去後,才發現原來地球是圓的(註:我知道地球是圓的,不是這麼證明,但是這對小孩來說,比較容易理解,也比較具像)。所以你不能說那時說地球是方的人不對,你懂嗎?」

潼潼很乾脆的說:「不懂。」於是我又說了吳鳳以前是捨身成仁的代表,後來才發現他其實是欺壓原住民的買辦。很多事不一定有標準答案,要看從哪個角度出發,她仍然無法理解我要說的東西。

我又問她:「偷東西對不對?」潼潼回答:「不對。」我說:「那如果有一天,父母生病了,很緊急,需要一間藥房裡的藥才能救他們的命。可是那天,店沒開,也聯絡不到其他的方法,你只要打破玻璃拿走那個藥,就可以救你的父母,你會不會偷?」她說:「會。」我說:「那你覺得這件事對不對?」她想了想,還是說:「不對。」我說:「可是你救了父母的命耶!」潼潼回答不出來了。

潼潼的個性,就是很單純的直來直往,很難轉彎。我好說歹說,說:「那如果課本上寫愛迪生發明了電燈,考試的時候你就寫愛迪生,或是你寫愛迪生,再括號寫(其實是斯旺)。」潼潼大叫了起來:「為什麼?知道是錯的了還寫上去。」我說:「有可能老師不知道啊!」潼潼盛氣凌人的說:「如果連電燈是誰發明的都不知道,那他就沒有資格當老師!」

我突然大笑了起來,大概在電話裡笑了有三十秒左右吧!笑到潼潼也笑出來,問我:「你在笑什麼?」我實在不太知道要怎麼再說下去。以我的個性來說,我實在很想支持潼潼。但是站在社會現實面,我似乎又不能一直鼓勵她這種得理不饒人的氣勢,她的脾氣夠差了。

就像電影「一路玩到掛」裡,摩根費里曼的同事問他誰發明了無線電,並且以為難倒了他。摩根費里曼回答:「我是在想,要回答你大家以為他發明了無線電的那個人,還是真正發明了無線電的那個人。」其實除了電影中提到的「大家以為他發明了無線電的那個人(Guglielmo Marconi)」和「真正發明了無線電的那個人(Nikola Tesla)」外,如果你去問俄國人,他們會說無線電是他們同胞亞歷山大·斯塔帕諾維奇·波波夫(Александр Степанович Πопов)所發明的。

對我來說,我也陷入了這種困境。我教了我女兒我以為的真實,但是這個真實和社會大多數人的認知也許有點差距,那麼我到底是幫了她嗎?

偶爾我會想到,以前的老師是社會上稀有的知識份子,家長都是沒有唸書的人,所以老師就是權威;但是在現代社會中,許多父母的教育程度不比老師差,甚至有些父母的教育或知識理念還更前進時,在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如何取得一個平衡?我也沒有答案。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