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ke
潼潼打從會騎腳踏車開始,每週六上完繪畫課後,總是和媽媽到華江橋下去租腳踏車,然後隨便的騎一、二個小時當作運動。今天同樣上完課後,潼潼打電話來問:「你要和我們去騎腳踏車嗎?」我說:「好。」她說:「那你不可以叫我騎很遠。」

之前我返台時,也曾經陪潼潼去騎過幾次,我總是威脅利誘的希望她能夠有點恆心毅力,能夠騎久一點。但是記憶中我和潼潼騎過的最遠距離,大概只有從華江橋騎到新海橋這短短的3公里,然後好逸惡勞的潼潼就會開始多屎多尿了起來,接著決定往回程走。這幾乎是我印象中她騎最遠的地方。

品蓁和伯威就住在浮洲橋旁,從客廳窗戶往外看就是大漢溪的堤防,如果騎腳踏車到堤防上揮揮手,從客廳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於是今天一開始我就打算把騎到叔叔家當作是一個初階的目標,如果連浮洲橋的距離都騎不到,那幾乎不太可能挑戰更遠的距離。

大概下午二點半多,我們租了三台車,從華江橋下出發。

也許往南邊騎的次數多了,所以潼潼對於一些上、下坡道的地方倒很熟悉。今天騎車,我一直都騎在她的左側附近,幫她注意對向來的車子。騎車的次數多了,潼潼的基本動作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租來的那台車對她來說似乎小了點,腳往下踩時,沒法伸直,好像被關在小箱子裡彆著的感覺。我一直在想,如果她騎車的頻率這麼高,應該幫她準備一台更適合她身高的腳踏車。

反正我們就這樣一路閒聊的往前騎車,經過沿途的濕地時,她還領著我騎進去,說:「很漂亮吧!」呵!坦白說,我是覺得一般般啦!沒想到縣長引以為傲的政績就是小時候河邊、水溝邊的雜草。想想,人類也真荒唐,這種濕地以前到處都是,根本不用花那麼多錢來維護,而且還一點臭味都沒有呢!

總之,騎過大漢橋、騎過新海橋都是潼潼熟悉的距離了。媽媽說,之前她們騎過更遠的,都可以看到高鐵的列車經過某座橋樑。今天和她們一起騎,才發現過了新海橋,未到浮洲橋之前,有高鐵和台鐵列車經過的橋樑,當他們騎到這裡時,其實已經非常接近浮洲橋了。

當潼潼一騎過這座橋,我笑著對她說:「妳又刷新自己的紀錄了,這是新的里程碑。」

再往前不遠就到了浮洲橋。品蓁和伯威家在浮洲橋的另一端,這下子,我們得從橋下抬著腳踏車,從樓梯走上浮洲橋。在浮洲橋上,我讓潼潼在人行道上騎著,我騎在她左側的機車道上,以防她一個不小心摔下來。她一直說:「好恐怖哦!旁邊都是摩托車。」

騎過浮洲橋,我又得把腳踏車扛下樓梯,穿過快速道路的紅綠燈,然後再扛著腳踏車走上堤防的階梯。到了這一段,我就始覺得我們的自行車道工程只做了一半。

從堤防上騎到品蓁和伯威家只有一小段,到了正對他們大樓時,我先讓潼潼打電話給阿叔,結果阿叔正在上班,叫我們打去家裡問問。媽媽撥了家裡的電話,是伯威接的。

過沒多久,我們就看到他們把手從窗戶裡伸了出來揮動著,但潼潼仍然看不到。過了一會兒,一顆大紅氣球從窗戶伸了出來。潼潼開心的大叫了起來。因為阿叔家有客人,所以我們稍作休息後,就騎著車從原路返回。時間是下午四點多。

因為租來的腳踏車必須在17:30前還車,於是回程,潼潼也很配合的加快了車速,只是不斷的說:「我的屁股好痛。」我騎在她旁邊,覺得她並沒有她自己想像的那麼「沒擋頭」,於是對於下一次騎長距離,開始多了點信心。我問:「潼潼,下次你要騎去淡水還是鶯歌?淡水可以坐渡輪、吃阿給;去鶯歌可以捏陶土,逛老街。」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我都不要,那很累。」

就在快回到華江橋下的還車點時,我由衷的對潼潼說:「我覺得妳今天很棒。」算了算,她今天來回大概騎了16公里,算是破紀錄了。

晚上快睡覺時,我拿了一枝雪糕出來吃,潼潼也嚷著她要吃,我說:「妳刷過牙了。」潼潼說:「我會再刷。而且你吃我也要吃。」我說:「我賺錢養家耶!妳也要說個理由。」她說:「什麼都可以嗎?那你今天說我騎車騎這麼遠很棒。」我大笑了幾聲,讓她吃了枝雪榚。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