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84.jpg
老師,你好

我是潼潼的父親。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北京工作,所以回台灣時,就由我來接送小孩什麼的。早上我送潼潼上學時,她向我提到營養午餐抬湯的事情。她說她不想抬湯了,我說:「這種事大家都要輪流啊!我們小時候也是都要輪流去抬便當,便當也很重。」

她一直在murmur,她說她問過老師,老師回答:「如果大家都不想抬,那中午吃飯怎麼辦?」我的直覺回答就是:「輪流啊!這種服務同學的事,本來就是要輪流,讓大家都有機會做到,也才會感激同學為大家做的。」她說她三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已經抬了一學期。

於是我又多問了幾句,因為單憑著小朋友的說法,我不太知道老師完整的決策過程,所以不太知道怎麼去說服小朋友。潼潼是這樣說的,每天中午抬飯、抬湯、抬菜,一共需要七位小朋友來完成。依照現在班上的人數,大部分的人都可能在三年級上學期、下學期以及四年級上學期、下學期各輪流到一次。所以三年級上學期抬湯的同學下學期就不用抬,換成了潼潼。但是三年級下學期潼潼抬了一學期的湯之後,四年級上學期,她的工作內容並沒有更換。

我又問:「所有的同學都有抬過中午的飯菜嗎?」她說沒有,有些人很瘦小,所以老師沒叫他們抬;還有些人愛搗蛋,老師怕他們打翻。我開玩笑的說:「那你也搗蛋好了。」雖然是開玩笑,但是以潼潼提供的資訊,我沒有辦法回答她的問題,只好寫信請教老師,讓我可以來說服她。

在我們家,很少是用傳統威權式的管理,總是不斷的拿道理來說服小孩。因為現在的小孩比起我們那個年代,既聰明的多,訊息來源也多,於是有時遇到一些狀況時,我們總是拿出大量的資料和實證,來說服小孩子。我也覺得只有那個道理內化成孩子的價值觀,才會成為她人生的一部分。

所以,最後我還是想請教一下老師,關於抬飯菜這件事的分配方法是什麼?讓我在和她溝通的過程中,不會不知道要說什麼?當然,如果這是種處罰,也可以告訴我理由,我會想辦法去說服她接受。或是,老師只是要教導小朋友,人生本來就沒有公平這件事,那也OK。

我寫這封信,沒有任何的惡意。只是現在教育孩子,愈來愈難,他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斷。除了從學校獲取知識外,也有其他許多的管道來比較,分析、判斷這些現象。而我們這些做大人的,在教導孩子的過程中,也常常會遇到來自孩子的挑戰。如果沒法提出一套說法,那麼對孩子來說,總覺得是兩套標準,一套用於大人,一套用於小孩。但是我認為,孩子不是大人的資產,我們也只是陪著走一段路而已,建立價值觀、建立合理看待世界的方式,才是我們能夠告訴他們的,而這需要學校和家庭的努力。所以我寫了這封信,並留下我的手機和E-mail,謝謝老師!


後記:
這是一封沒有貼在家庭聯絡簿上的信。因為早上送潼潼上學的路上,她談到營養午餐抬湯這件事。在多詢問潼潼幾句後,我答應她晚上會寫家庭聯絡簿給老師問問。送完潼潼上學後,我回來就寫了這封信。沒想到放學再去接潼潼時,潼潼說:「爹地,今天我們營養午餐的工作都換人了。」我問:「那你現在做什麼?」她說:「我現在都不用做。」

我心裡還在想,也許開學第一週,老師還來不及安排調度這些細節,所以第二週的第一天,終於處理到一個我認為較為合理的狀況。沒想到事情的發展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樣。那個直來直往的潼潼居然跑去向老師說:「老師,我爹地晚上會寫聯絡簿給你。」老師說:「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事?」潼潼把我們早上的談話內容又說了一次。於是上課時,老師問同學:「有沒有人沒抬過飯菜的?」把所有的人都換掉了。

這個發展出乎我意料之外。我總覺得,我準備寫家庭聯絡簿和老師溝通,是整個教育的一環。在學校教育中,老師應該花更多的心力,去注意這些細節、公平以及各種機會教育。但是我從潼潼三、四年級的老師身上,似乎看不到這些東西,總是家長反應些什麼,老師就被動的做出些什麼,那種看不到整體思考的過程和脈絡,真是讓人擔心啊!也難怪潼潼比較懷念她一、二年級的導師。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