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53-2.jpg
住家附近的那間爭鮮打從一開幕,我們就在那裡光顧,也吃了差不多有十年之久吧。潼潼也愛吃壽司,所以每回我只要回台灣,幾乎都會到爭鮮去報到。只不過,隨著爭鮮拓店愈來愈快,我們那家店的店長也常常更換。

本來有幾個店長都吃到相當熟識,去吃的時候會和店長聊聊天,有時店長還會「沙米思」一兩盤甜點給小朋友,或是為小朋友特製沒有海苔的鮭魚子壽司。現在則是換來換去的,現任的店長永遠都擺著一張撲克臉,這種有點人情味的東西,早就沒有了。

之前爭鮮推出儲值卡,我也就辦了一張,因為剛開始的時候,用儲值卡結帳可以打折,還可以集點。那時候潼潼很想要集點兌換禮品的一本小筆記本,於是我辦了一張卡,贈送的點數加上當次的消費,剛好可以換一本筆記本。從此之後,我們就都用儲值卡結帳,因為我想要換公仔,潼潼想換撲克牌。但是後來,儲值卡的折扣優惠也取消了。

最近幾次去,覺得爭鮮的各項服務水準日見低落,常常要點餐時,根本沒有服務人員。於是我常常手舉得高高的,開始手指頭一根根的讀秒,看看多久之後服務人員才會發現我。幾個小朋友每次看我這麼不友善的舉動,總是會竊笑。然後等到下回又要點餐時,還會說:「阿舅/爹地,你再數啊,看看這次要多久。」

更麻煩的是,我每回必點的鮪魚蔥花,似乎是從爭鮮新埔店裡消失了。不知道是師父不願意做,還是真的沒有材料,早上十一點剛開店時去,「對不起,鮪魚蔥花現在沒有哦!」晚上尖峰時間去,「不好意思,鮪魚蔥花現在沒有哦!」這個沒有的次數多到潼潼都愛笑。

有次大熱天想吃壽司,中午大概一點多我們父女到了爭鮮坐下來,潼潼開始慫恿我:「爹地,你再點那個,看看有沒有?」我又點了一次鮪魚蔥花,果然得到的答案還是沒有。潼潼在旁邊開心的笑了起來,有種「被我料到了」的得意。

爭鮮不時會推出一些新口味的壽司,有次媽媽帶潼潼去,因為在迴轉台上沒有看到新壽司的介紹,就問店員有哪些新口味,沒想到店員也說不出來。還有一次,我們點了「如意稻禾」,店員送來的卻是一般的豆皮壽司。連店員都不了解自己店內的產品,這種教育訓練明顯的大有問題。

姑姑一家除了懿軒外,對壽司都不排斥,姑姑更是喜歡吃壽司。之前爭鮮有個店長和姑姑一家很熟,於是店長在新埔店工作時,姑姑一家就去新埔店吃;後來那位店長調到台北車站店去,姑姑一家就跑去台北車站吃(我也跟著去湊了一次熱鬧)。後來那個店長離職了,姑姑他們也沒他的下落。

有天中午要吃飯,媽媽和潼潼去了住家附近開幕不久的一家壽司店,沒想到老闆居然就是那位失聯的店長,而且這家壽司店的地點比走去爭鮮還要近。如果爭鮮的服務水準再沒有提升的話,我們現在也不愁沒有其他更實惠的選擇了。

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